-你要是不把這隻熊重做的話我會很困擾的,
 留下這種歪掉的熊擅自死掉更讓我困擾!

 所以,不會讓你被殺的,絕對!

ULJM06311-Shot-1090  


*關於第一部DIABOLIK LOVERS遊戲介紹&遊戲心得,請點此觀賞*

*關於DIABOLIK LOVERS-More Blood-遊戲介紹&序章感想,請點此觀賞*

*More Blood PSP限定版開箱文請點此觀賞*

*延伸閱讀:DIABOLIK LOVERS-More Blood-*アヤト 遊戲心得
      DIABOLIK LOVERS-More Blood-*コウ 遊戲心得
      DIABOLIK LOVERS-More Blood-*ライト 遊戲心得
      DIABOLIK LOVERS-More Blood-*アズサ 遊戲心得
      DIABOLIK LOVERS-More Blood-*レイジ 遊戲心得
      DIABOLIK LOVERS-More Blood-*シュウ 遊戲心得
      DIABOLIK LOVERS-More Blood-*ユーマ遊戲心得
      DIABOLIK LOVERS-More Blood-*スバル遊戲心得


接續序章劇情,逆卷兄弟紛紛催促唯趕快選一位監護者,而我,選擇了カナト奏人。

ULJM06311-Shot-0  

選擇奏人後...

ULJM06311-Shot-1

ULJM06311-Shot-3  

「呵呵...我嗎?這是當然的呢。泰迪也是,你看...在歡迎你呢。三個人一起玩吧,呵呵呵...」

沒記錯的話第一部選擇奏人時他也是~~

ULJM06163-Shot-20

說實話,事關首次進行MB遊戲,第一輪要選誰我真的是傷透了腦筋啊><

天知道我多想移到最右邊那位然後按下確定...XDD

但是不行我要忍住!(握拳)

我不會說其實我為了第一輪要先走誰的路線已經煩惱了好幾天這種事...XD

不過很早就決定先把三胞胎放最前面走完,只是順序問題,但又不想開頭就玩得很火大XDD

百般思慮之下,決定順其自然,既然第一部我是先走奏人,那MB也如此吧!

毅然決然地點選奏人後,看到他以鞠躬姿勢+呵呵呵笑聲迎接我,我頓時呈現這副模樣:

023.gif 023.gif 023.gif
啊啊啊!スバル救我~~~~~~~~~~~~026.gif  

嗯!既然選擇了奏人,我也只能大無畏地繼續了!

第一章,Dark。

ULJM06311-Shot-7  

開始,映入眼簾的是抱著泰迪的小奏人。

ULJM06311-Shot-9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這時,傳來了科迪莉亞不正經的笑聲。

ULJM06311-Shot-12  

看得出來小奏人並不開心,因為他的母親科迪莉亞正與里希特打情罵俏。

科迪莉亞發現歌聲停下,問奏人怎麼不唱了,並說聽著奏人的歌聲心情就會高揚起來,覺得這是一個很棒的夜晚。

「......我知道了,母親大人。」

ULJM06311-Shot-21  

我絕對不會說看到這笑容時,我瞬間不但覺得這孩子好可愛而且還生起了憐惜之心!
我絕對不會我說我突然有想抱這孩子的感覺XDDD

雖然黑眼圈還是很深,但是小奏人好可愛啊>w<

然後回到現實,奏人依然幽幽地唱著這首歌。

ULJM06311-Shot-23  

歌聲之優美連唯都不禁陶醉,但歌聲岔然而止。

「從剛剛開始就一直盯著別人的臉看,真是個沒教養的人。」
「對、對不起...」
「如果是道歉的話,請一開始就不用說了,而且現在跟我道歉,我覺得不愉快這事也不會有所改變。」奏人表情不悅,但下秒突然靠近...

「請將你的血獻給我吧。不對,說獻給我也有點奇怪呢,因為--」

ULJM06311-Shot-37  

「你的血,本來就是我的東西嘛。」語畢,奏人咬了下去。

我沒想到才Dark的開頭奏人就開吸了!(驚)
但仔細想想也是,畢竟唯都住進逆卷家一個月了。
不,與其說沒想到唯這麼快就被吸血...

我更是沒有想到我這麼快就聽到奏人那甜膩的吸血聲!!(倒地)

耳朵,好癢啊!wwwwww

這次的奏人,比前作情緒起伏更大,出場幾乎是正常地說不到幾句話就開始吼叫了,心情也總是很煩躁,吸血的慾望也更加強烈。

例如,唯在廚房做甜點,想著味道這麼香,喜歡吃甜食的奏人說不定會被吸引過來,結果奏人真的就出現了。

「我想著怎麼會有甜甜的味道飄來,原因是因為你在做這個嗎?」
「啊,真的來了...」
「蛤?」
唯趕緊說沒什麼,並問奏人要不要一起吃。

「請等一下。你剛剛說了句『沒什麼』吧?」氣氛瞬間降到冰點。
「啊...那是...」
「你說了吧!!說了我的壞話是吧!!!!」

ULJM06311-Shot-194  

「你,背地裡把我當笨蛋是不是?!」

面對奏人突然怒吼,唯趕快澄清她並沒有說奏人的壞話,她只是覺得奏人可能會被甜食的味道吸引過來而已...

「...為什麼你會這麼想?」
「應該說是...因為在意奏人君...吧。」
「在意?我?也就是說這是善意的感情...?」短暫地沉默後,奏人突然大笑。

「你的腦袋到底是怎麼想的呢,真想切開來調查看看啊。」

他是,認真的啊啊啊R44.gif  

唯心知肚明,奏人說了就真的會做,想到這點唯忍不住恐懼地退後了幾步,奏人見狀如此表示:「不用露出那種充滿警戒心的表情向後退,我又不是今天要做。」
所以你還是會那麼做啊啊啊啊!

於是奏人,在享用唯做的甜食之前,先享用了---唯的血。
而且,是邊笑邊吸邊興奮地臉紅。

ULJM06311-Shot-230  

或者,唯只是晚上口渴到廚房喝水,回房間的路上遇到了奏人,奏人又爆炸了;因為平時這個時間點就已經就寢的唯居然還在走廊上閒逛,難道不是背著我跑去找哪個兄弟嗎?!!!

無論唯怎麼否認奏人都不聽,反而認為到廚房喝水是個爛藉口。

「不可原諒...!絕對不能原諒!!」奏人再度怒吼,可下一秒,他卻又笑了:「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麼簡單的事情,為什麼我沒能早點想到呢?」

ULJM06311-Shot-368  

殺掉就可以了。把大家殺掉就行了嘛,綾人也好、禮人也好...修、怜司、昴,全部...這樣一來,就不會再有你和誰見面的問題了,因為除了我之外就沒有別人,也沒有考慮的必要了。」

他是認真的啊啊啊啊啊R44.gif  

突然想到第一部的三個結局也是兄弟們全死光這件事= =

接著,奏人再度大口吸血,並陶醉地表示藉由血液讓他增強力量的唯也是共犯。

除了情緒的起伏更加歇斯底里之外,言語也更加苛刻,看到因為淋雨而一身濕的唯,奏人劈頭就是一句:「那身難看的打扮是怎麼回事?你明明就已經很難看了,現在更加無可救藥了。」而且還怪唯把地板弄濕,更要唯在外頭把濕掉的衣服全脫光然後裸著進屋,不然整個家不就都被弄.髒.了.嗎?!!

明明只是小事,但奏人就是會輕易發怒,更不用提當有人欲意將唯搶走時,奏人的反應...(抖)

某天,唯在還完學校圖書館的書後...

ULJM06311-Shot-478  

是アズサ(梓)!O口O

恩,這兩人的談話都還沒有開始,我已經可以預見後果了141.gif  

附帶一提,每個角色的路線裡,都有對應的另一家族中的人物,奏人線裡對應的正是梓。

梓突然出聲(而且語氣又那麼陰森),唯自然嚇了一大跳,想到無神家的目的就是自己,唯不由得害怕的逃走。
但對方可是吸血鬼,哪逃得了呢,正當唯被追上且拼命抗拒時...

ULJM06311-Shot-505  

梓跌倒了。

「嗚嗚...好痛...唔...」
眼見梓身上都是繃帶,唯忍不住上前關心:「沒事吧?」
「呵呵呵...」

ULJM06311-Shot-515  

「開玩笑,的。」

蝦咪?!

正當梓步步逼近,我意料中但也不想看到的情景出現了。

ULJM06311-Shot-537  

救命啊啊啊啊啊啊

我還不想被切開腦袋拜託029.gif  

察覺到奏人,梓馬上跳開來,但並不是因為奏人的怒意而感到害怕,他是覺得興奮

ULJM06311-Shot-542  

「呵呵...!非常的,生氣呢...!吶,再更加生氣吧?吶,要揍我也可以喔?」

表示一下因為我已經先劇透了アズサ線,所以我完全不意外這孩子說出這話XDD...但還是有種微妙感。

對比梓的興奮莫名,奏人如此回應:「一個人在興奮個什麼勁?聽著很不順耳啊,所以請消失或隨你去死吧。」
雖然奏人的立繪依然是上圖的表情,但我光聽語氣就已經不寒而慄了...而且說得如此直接,可見憤怒之高(可見唯壽命之短)

「那麼...今天我就先消失吧。」梓笑著表示,並說剛才跌倒擦傷的"這孩子"他就收下了。
嘛,還是小小說一下,梓他有替傷口取名字的習慣,所以...嗯!XD

梓離開後,奏人果不其然爆炸了囧

奏人比以往更大力地、更深地將獠牙刺入唯體內,痛得唯大喊住手。

「你不知道我就是要讓你痛嗎?所以才說你是笨蛋!!」

但事情還沒有完。

這個章節過後,新的章節一開始就是:

ULJM06311-Shot-575  

「終於,終於抓到你了。」

這是什麼情形?!!

原來,是在那之後的隔天(或幾天後),因為被奏人吸血的傷口很深在滲血,唯正想到保健室時,梓再度現身,深怕會被奏人看見的唯自然逃跑了,然後又自然的被追上了囧

「吶,夏娃,請讓我吸你的血吧...求你了...好嗎?為了我們的,未來...」
「梓、梓君!請你放手...!」
「放手的話...就可以吸你的血嗎?」
「不、不行!」
「...那,我不放。」拜託你放手囧rz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門外傳來了奏人的怒吼聲,而且是核爆級的怒吼。
「我不會原諒你的,居然背著我...開甚麼玩笑!!!!!!!!」

認真算過,八個驚嘆號,有史以來最多的一次

奏人在門外吼成那樣,梓說這就沒辦法好好吸血了真遺憾,但為了紀念,他用刀子割了唯一刀,並將那傷口取名為"梓",然後離去。
破門而入後,奏人氣到把唯撞倒,語調之高昂簡直要吼破喉嚨了,但突然,音樂和怒罵聲嘎然而止。

ULJM06311-Shot-664

ULJM06311-Shot-665  

「你手上的傷是怎麼回事?是被梓那傢伙割的嗎?」

看到奏人那表情和突然無聲的音樂,我瞬間還往好處想,奏人現在知道唯並沒有背叛他,而且還被割傷,應該會息怒吧。
但我真的想太多(想太少),他可是奏人啊啊啊啊(淚目)

「不可原諒,居然被我以外的人給...!!」怒吼再現,背景音樂也很配合的激昂出現,然後,奏人又抓狂似地吸血了。
「是被傷到的你不對喔,呵呵、呵呵呵...!」

每被吸一口,被梓割傷的傷口就更加疼痛,而奏人沒有要停止的打算。

奏人的獨佔欲至此徹底爆發,為了不讓唯與梓有機會接觸,他派出了化為泰迪熊外型的使魔---達迪,來監視唯。

ULJM06311-Shot-707  

達迪無時無刻都跟在唯身邊監視著,這弄得唯非常不習慣。

ULJM06311-Shot-729  

恕我直言,看到畫面上這麼大一隻泰迪熊晃來晃去不知道為甚麼覺得很喜感...XDDDD

雖然外型是無害的泰迪熊,但只要唯與梓說話,使魔便會立刻通知奏人,然後奏人就會狂風似的現身,瘋狂的怒吼過後又瘋狂的吸血,然後我的幼小心靈也瘋狂的擔驚受怕QQ

而隨著唯與梓接觸的次數增加(並非唯不記取教訓與梓接觸,而是梓自己來找唯),奏人的歇斯底里愈發激烈,會故意一直推倒唯,因為想看唯跌進爛泥巴裡哭哭啼啼的模樣,但下一秒又叫唯把脖子擦乾淨好讓他吸血。
又或者,奏人說達迪報告唯在誘惑梓,唯雖然否定,但奏人卻如此表示:「你犯了兩個罪,一個是背叛我,一個是對達迪的侮辱!」
奏人他,寧可信使魔,也不願意相信唯。

很過分嗎?很過分吧。

有一次,唯因為覺得很疲累而到保健室休息,剛好梓也在保健室,而正好奏人聽到唯要到保健室,所以也跟過來看看,然後他就認定唯和梓在幽會!

我深切地覺得跳黃河十次都洗不清了啊唯囧

奏人抓狂地亂扔東西,然後劃傷了唯的手,梓見狀,忍不住上前來舔掉。
然後,百倍核爆來了。

ULJM06311-Shot-323

「梓!!給我放手!!」

ULJM06311-Shot-324  

奏人他,把梓拉去撞牆了啊啊啊啊啊啊023.gif  

「梓君!」唯驚恐。
「不准在我面前叫其他男人的名字!!」奏人大力抓住唯的手不放。
「呀!好、好痛...奏人君...放開我的手...」唯掙扎。

ULJM06311-Shot-332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你這個蟲子!別開玩笑了!!」

ULJM06311-Shot-333

「讓其他男人吸你的血我絕不原諒!!」

ULJM06311-Shot-334  

「而且...還是在我的眼前...!!明明...明明是我的...嗚嗚...」奏人突然啜泣。

「奏人君...那、那個...對不起...我以後會多注意點的...所以別哭了。」
「...我才沒有哭...為什麼我...為什麼我非得為這種事情哭不可......」
「嗯、嗯...也是啊...但是,還是對不起...」

ULJM06311-Shot-346

ULJM06311-Shot-347  

「你真的覺得自己錯了嗎?」
「欸!?」欸~~~~~~~~~~~~~~~~~?!!!

這、這情緒是否轉換得太快了?!
前一秒還在為奏人哭泣而於心不忍的我,整個傻了。

「那麼,這種行為請不要再有第二次,再這樣的話,請做好被我殺掉的覺悟喔。」語畢,奏人大口咬下剛剛被梓吸血的地方。

這是首次在MB看到奏人哭泣,不知道各位是怎麼想的,但我看到/聽到奏人哭的那一瞬間我真的有種很難過的感覺,跟唯一樣很想說對不起。
雖然他之後的反應轉變之快有令我愣住(梶裕貴太厲害了XD)

而在這之後,奏人明顯對血的渴望更加強烈,作惡夢的次數也愈來愈多。

唯有次在音樂教室找到睡夢中痛苦呻吟的奏人,看著這樣的奏人,唯很想幫他,但知道奏人一定什麼也不會說。
「結果我能做的,只有幫他披上外套這種事嗎...?」
突然,奏人醒了。

醒來的奏人,自然是要吸血,雖然擔心著,但想到最近奏人瘋狂吸血的模樣和帶來的痛楚,唯不由得想逃。

「嗚嗚嗚...」奏人無預警地哭了起來。
「果然...你也是...也覺得我的事情怎麼樣都無所謂...大家都...丟下我不管...嗚嗚嗚...」

唔,那哭聲真的很令人心碎,哭得我都鼻酸了><

覺得不能放著奏人不管的唯,拿著手帕湊了過去。

ULJM06311-Shot-412  

「對不起...我並不是要丟下奏人君不管,不是那樣的...」
「嗚嗚...嗚嗚嗚...」
「沒事的,我會待在這裡的,所以,不用擔心的。」
「嗚嗚嗚...」
「吶,奏人君--」

「呵呵,抓到你了。」

ULJM06311-Shot-422  

「你真的是,愚蠢又單純啊,稍微假哭一下,這麼輕易就上當了。那麼,我就開動了--」

039.gif  

雖然我也不是沒有料到奏人又是裝的,也不是沒有這麼猜測啦...
可是你哭得那麼唯美又令人心碎我根本顧不得到底是假是真,結果是假的TAT

對於如此執著於唯的血,不要說唯本身,連奏人也查覺到這猶如毒癮一樣的轉變,喉嚨總是很乾渴,乾渴到奏人乾脆自己拿刀劃傷手,喝自己的血。
唯見狀,擔心到不行,要奏人趕緊治療傷口。
面對唯的關心,奏人突然又發怒了,他說他覺得那只是在演戲,他不需要。

「不是的,眼前有人受傷,會關心是理所當然的啊。」
「...理所當然?理所當然...但是,母親並沒有來...為什麼,你卻來了......」

雖然不知道奏人所指為何,但當務之急是要治療傷口,唯擔心得向奏人靠近---

「不要過來!!不要靠近我!!最近,喉嚨渴得沒辦法也好,腦袋變得很奇怪也好,全部、全部都是你的錯!」奏人氣勢洶洶地揮刀,要唯不准靠近他。
一陣混亂中,唯不小心被劃到,奏人冷笑說再靠近他,就不是只有手被割傷而已了。
他是,認真地想死唯。
見到如此的奏人,唯覺得受傷的同時也感到奏人好可怕,說了句對不起後,逃離現場。

心情一陣亂,結果唯走廊上遇到了...

ULJM06311-Shot-623  

禮人。

唯要禮人幫忙去看看奏人,並說出了他刺傷自己的事情。
「真是的,奏人君他從小時候開始就都沒變啊。」禮人如此表示。

對於這樣的奏人,很恐怖嗎?很恐怖吧。

但,就如同他所哼唱的那首Scarborough Fair一樣,背後有一段,我們都不知道的故事...

ULJM06311-Shot-821  

「愚蠢的男人們又送了一堆禮物來啊。」科迪莉亞邊拆封邊欣賞各式珍寶,突地,她看見一隻泰迪熊。
「啊啦,這什麼?熊玩偶?」

ULJM06311-Shot-830  

「居然送我這種東西,到底是想要我怎樣?這種孩子氣的東西,我不可能會要的吧,哼---啊,對了,奏人君!」

ULJM06311-Shot-835  

「奏人,有好東西要給你喔,你看,是熊玩偶喔。」

ULJM06311-Shot-837  

奏人接過,但看得出來不情願,因為他知道那是母親從不要的禮物中塞給他的。

「怎麼了,奏人,不喜歡嗎?」
「唔...嗯...那個...」

當然不喜歡啊,但是,小奏人他...

ULJM06311-Shot-843  

笑了。

「那個...非常的開心喔,很開心呢,謝謝母親大人。」

我瞬間都要哭了QQ
從Dark一開始就感受到奏人小時候就是個敏感的孩子,看起來雖然還小,可是他的心思其實很細膩,但我沒有想到居然會如此...
明明不喜歡的,明明知道那是母親把不要的東西應搪塞給他,但他還是接受了,露出笑容接受了。
那個奏人一直抱在手上珍視的泰迪,居然這樣來的嗎?!

科迪莉亞對奏人接受禮物表示滿意,並說還有其他想要的東西都可以跟她說,畢竟是繼承逆卷家血統的吸血鬼,沒有想要卻到不了手的東西。
「是啊,任何東西都能得到,除了那個人的心以外...什麼都可以得到...啊啊,對了,奏人,唱歌吧,平時唱的那首,我很喜歡聽奏人唱歌喔。」
小奏人睜大了雙眼:「母親大人...喜歡...聽我唱歌?」
「嗯,非常喜歡喔。」
「真、真的嗎?」小奏人開心地笑了,直到下一句話。

「因為那個人也喜歡奏人的歌,所以我當然也喜歡。」

什麼?!!!!!!!!!

「好了,奏人,快唱吧。」
「...嗯...。」

ULJM06311-Shot-863  

泰迪,是母親不要的禮物。
歌,也不是母親真心喜歡,是因為父親喜歡,所以母親才喜歡。

從第一部到現在,泰迪跟那首Scarborough Fair可以說是奏人的代名詞(母親愛他的證明),可原來,這些都只是...

假象。

奏人知道這些的,但他還是一直抱著泰迪熊,
他還是一直唱著那首歌,
是因為,想說服自己,母親是關心他、是真心喜歡他的,嗎?

綾人後段曾這麼描述奏人:「要理解那傢伙是酷刑吧?不是總是歇斯底里地大哭大鬧嗎?雖然我是知道原因啦...總是拿著的熊,也是從老太婆那硬塞了不要的東西而已。」

連綾人,都知道真相。

很悲傷嗎?很悲傷吧。

但不只如此,在小奏人抱著泰迪熊唱著那首歌時,他不小心劃傷自己的手流血了,孩子見到流血,害怕得趕緊去找媽媽。
「母親大人...母親大人!手...流血了...母親大人你看...」
「啊啦,不小心點不行呢。」
「母親...」奏人伸手。
「啊,不要碰我的禮服,血會沾上去的,快點去找女傭幫你治療一下吧。」語畢,科迪莉亞笑著與里希特偷情去。

小奏人,從一開始見到血的驚恐,到科迪莉亞說出不要碰時,臉上露出了詫異,然後現在,是失落。

「母親大人...」
「怎麼了,奏人君?」

ULJM06311-Shot-21  

是小禮人(小時候好可愛好無害XD長大就...

「...沒什麼...」
「怎麼會沒什麼,都流血了...啊啊,原來如此。」小禮人瞬間看透一切:「呵呵,奏人君,是希望那個人能夠回頭吧?這樣的話,得更深一點才行...」
「更...深...?」

ULJM06311-Shot-27  

「但是,還是別那麼做了,對那個人是沒用的啦。」表示一下看到小禮人發自內心擔心的神情讓我不由得截了這張圖。

「吶,泰迪...如果我流更多更多的血...母親大人會看我嗎?母親大人...」

結果,小奏人真的故意把自己弄得全身是傷,完全被鮮血染紅了。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奏人、奏人!怎麼了,怎麼全身都是血呢?」科迪莉亞神色擔憂。

ULJM06311-Shot-844  

「母親大人...在擔心我嗎...?」
「呵呵,問了個奇怪的問題呢,來,到這裡來讓我看看傷口。」
「嗯!」

ULJM06311-Shot-850  

母親,終於肯看我了,太好了呢。雖然渾身是血,但值得了。

「失禮了。」女僕突然插話:「科迪莉亞夫人,卡爾海因茲大人說要見您。」
「卡爾他...!就說我馬上會過去!」
「母親大人...?」
「沒事的喔,奏人,你是個好孩子,我去一下就回來喔。」

又只剩下,奏人一個人。
他緊緊抱著懷中的泰迪。

「...吶,泰迪...只有你會一直陪在我身邊吧?」突然,小奏人狂笑了起來。

ULJM06311-Shot-859  

「一直、一直......呵呵...啊哈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哈哈......!」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奏人再度哼唱。

但小奏人心未死,他還是又實驗了一次。

只是,科迪莉亞這次完全沒有理會奏人的傷口,她只顧著與里希特沉浸在性慾的歡愉中。
失敗了啊,母親... 真的不看我...

但,小奏人他並沒有停止自殘。

刺。

ULJM06311-Shot-32

再刺。

ULJM06311-Shot-33

繼續刺。

ULJM06311-Shot-34

無論怎麼刺,無論流再多血,母親都不會看我。

ULJM06311-Shot-35  

畫面一轉,是天上的明月,很諷刺地發出光芒,然後一陣狂風。
小奏人,從屋頂上跳了下去。
他想死。

但當然吸血鬼不會這麼輕易就死的,掉到地上依然無恙的小奏人,想到如果是人類摔下來早就死了,人怎麼會那麼奇怪那麼脆弱呢?想著想著,不由得狂笑了起來。
笑著笑著,空虛了。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Reme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突然耳聞科迪莉亞尋找小奏人的呼喚聲,但小奏人沒有回應。
他只是,抱著他的泰迪熊。

一直,抱著。

ULJM06311-Shot-24  

可嘆嗎?可嘆吧...

腦海中突然浮現第一部奏人說過的話:「我明明想要的東西只有一樣,但我得到的,卻只有這個殘渣...」

ULJM06163-Shot-70

前作有呈現奏人放火燒了科迪莉亞屍體時的回憶畫面,那是,奏人在雨中瘋狂地大笑:

ULJM06163-Shot-256

ULJM06163-Shot-257

ULJM06163-Shot-258  

而在MB,有更深入的描述。

那是一個下雨的夜晚,科迪莉亞的尖叫聲劃破了奏人的夢。
循著聲響,來到庭院,望見的,是母親奄奄一息的屍體。

「母親大人...?」

ULJM06311-Shot-1135

「母親大人,我是,奏人喔。」

ULJM06311-Shot-1136

「我是奏人喔,母親大人。」

ULJM06311-Shot-1137

「是奏人啊,母親大人。」

ULJM06311-Shot-1138  

「母親大人......我,是奏人啊。」

奏人的聲音,愈來愈小,而雨聲,卻愈來愈大。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Reme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是嗎...聽了我的歌也不起來呢,真的已經死了啊...母親大人,知道我正握著你的手嗎...?...不會知道的吧,因為已經死了......我啊,是最後一個見到母親大人的人喔,安心嗎?母親大人,好可憐啊,淋得這麼濕...很冷吧?現在,馬上讓你緩和起來。」

ULJM06311-Shot-1158  

「呵呵...母親大人,在燃燒喔!暖和嗎?吶,母親大人!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在燃燒!母親大人在燃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前作初見這幕,只覺得扭曲和恐怖。
現在MB再見這段,只覺得無限傷感和...淒涼。

「我明明想要的東西只有一樣,但我得到的,卻只有這個殘渣...」奏人的話語又浮現。

或許正因為對母親的執念如此之深,所以奏人對唯血的渴望才會那麼強烈。
簡單說來,MB裡奏人之所以會情緒起伏大和狂暴吸血,都是因為身為"亞當"的他在覺醒的緣故,渴望想得到夏娃--唯的血。

強烈到無論怎麼吸都不會滿足,無論怎麼吸身體依然痛苦,痛苦到快死了。
痛苦到,希望唯就這麼去死算了!

ULJM06311-Shot-110  

「只是想到你,就有想把一切都弄個粉碎的怒火!這是為什麼?為什麼我會這麼火大?我要怎麼做才能從痛苦中解放...?殺了妳的話,就可以了嗎?只要殺掉你,我的痛苦就可以結束了嗎?」
「如果奏人君這麼希望的話...就殺了我吧...」
「什...?!」
「如果這樣就能滿足奏人君的話...我...」
「這算什麼?!」奏人放開掐著唯的手:「為什麼要說那種話?你到底...完全搞不懂了啊!就因為這樣,所以我才...」話未說完,奏人快步離去。

撿回了一條命,但不想再被粗暴的對待、不想只是被狂暴地索求血液,唯在種種精神崩潰下,決定跟梓走。

「也許我不在了,對奏人君比較好...」唯腦海中浮現奏人大吼且亂揮刀著讓她不要靠近的情形。
「走吧,我的夏娃...。」梓說。
這時,有個人影快速奔進---

ULJM06311-Shot-681    

「梓!你要把她帶到哪裡去!妳果然背叛了我...!!裝出一副好人樣,卻這樣傷害我......!」
「因為,奏人君根本不需要我啊...」唯悽楚。
「蛤...所以,就跟這個傢伙走了?這傢伙在想什麼你也不知道不是嗎?」

一陣混亂中,達迪和泰迪紛紛壓住了唯的雙腳,而梓他,咻地一瞬,把泰迪丟到焚化爐裡。
恕我直言,不是丟達迪而是丟泰迪,梓整個很精準---讓我想到我已經劇透的梓路線,梓也是這般精準直搗黃龍啊XDDDD

泰迪被燒,奏人抓狂似地衝向焚化爐。
「呵呵,走吧。」梓露出笑容。
「等等...泰迪它!」
「我不等...即便不講理我也要帶你走...」唯被梓硬拉走,但她仍然放心不下,尤其是奏人如果最寶貝的泰迪熊燒壞了,她真不敢相信奏人會如何。
在走廊上掙扎時,梓冷不防地吸起唯的血。
「放、放開我!」

就在這時...
「梓----!!」

ULJM06311-Shot-727  

我嚇慘了

然後請注意左下角,泰迪被搶救回來了!O口O

奏人像要殺人似地毆打梓,然後強行帶走唯,將唯關在拷問室裡, 吸血吸到唯昏過去,醒來後,再吸。
原以為離開拷問室遙遙無期,殊不知唯再度昏倒後睜開眼,竟然已經在臥室內,而帶她回來的人是---

ULJM06311-Shot-866  

居然是禮人!

而且,是奏人自己拜託禮人的,因為不想讓唯死掉。

想到昏迷前見到燒得焦黑的泰迪,唯內心一陣愧疚,於是照著書教的試著做了一隻泰迪熊,希望能為奏人做些什麼。

只是,奏人深受覺醒影響,已經到了非唯的血不可的地步,無論怎麼吸都無法滿足,無論怎麼吸身心都充滿空虛。
對於如此索求著唯血液這點,奏人感到非常痛苦非常噁心。

「不要啊...這種事...好討厭......」

ULJM06311-Shot-873  

「到底要怎麼做才好?到底要怎麼做我的痛苦才可以結束呢?果然...只有讓你從這個世界上消失這條路可走嗎...?吶,你可以為了我去死嗎?你會去死嗎?」
「這...這個...」
「吶,你不會去死嗎?!!為什麼不去死呢?為了我去死啊!!!」奏人瘋狂大哭大叫,要唯滾開別再進入他視線內。

本來是打算替奏人做點什麼的,但見到奏人如此生不如死,唯深覺待在這只會是奏人痛苦的來源,她悄悄進入奏人的房內,見到哭著睡著的奏人,說了聲對不起後,將她做好的泰迪熊擺在床邊:「永別了,奏人君。」

唯離開後,奏人隨即起身,原來他剛剛是裝睡。

「太好了,這樣一來,我的痛苦也就結束了。可以像以前一樣快樂的生活,真是太好了呢.........但是為什麼,我會如此空虛?喉嚨...明明還很渴的,想吸血的感覺卻突然消失了...到底是,為什麼?難道說...」

ULJM06311-Shot-940  

「雖然覺得怎麼可能,但難道說我這是,覺得寂寞?」

ULJM06311-Shot-941

「啊哈哈哈,寂寞?我?!」

ULJM06311-Shot-942  

「寂寞那種事...我才不會承認!!!!她已經是我的東西,所以就算她怎麼樣,我也沒必要感到寂寞啊!可是為什麼,我會這麼煩躁?不可能,我居然會因為她打亂了我的情緒!這、這全部,都是她做的這個難看的熊的關係!是啊,就是這個難看的熊的錯!!!!」奏人猛地拿起熊亂摔。

「什麼啊這隻熊,眼睛、嘴巴、耳朵全部都是歪的不是嗎!!她果然是個讓我煩躁的天才哪,為什麼會有這麼醜陋的熊啊...!」奏人再度怒摔。

「這種熊,完全滿足不了啊...得趕快,讓她重新做一個...對,直到她重新做好為止,我不會原諒她的!!!!」奏人奪門而出,跑到客廳時,發現了已經燒得破爛的泰迪。

「啊...泰迪,你在這裡啊......不」奏人語氣一變:「不對,這已經不是泰迪了,我已經不需要你了,因為我要那傢伙做一隻新的。」語畢,奏人將泰迪丟到壁爐裡燒掉。

另一方面,離開逆卷家的唯,來到了以前常去的教會,但卻已經荒廢了,在曾經熟悉卻又非昔比的地方,唯遇到了她的養父。
正當唯哭著抱住爸爸時,唯的養父卻將她推開,並用槍指著她。

因為唯已經"覺醒"(吸血鬼化),所以養父翻臉不認人,他認為眼前的人是被惡魔附身的女兒,雖然救不了唯,但至少讓他來終結唯的生命。
奏人不需要她,父親也不認她,那麼,就這樣死去吧,就這樣死的話,兩人都會開心的吧----唯緩緩閉上眼睛,然後...

ULJM06311-Shot-1011  

奏人痛罵唯怎麼可以在得到他原諒前就擅自死掉,他才不允許這種事,然後,拉著唯逃跑。

逃跑過程中,唯難過地表示就讓她死吧,因為她不想單單只被當成餌食對待。
「你就是你吧,在說什麼傻話!」奏人突然正氣凜然,繼而問唯那個想殺他們的男人是誰,唯悲傷地表示是他的養父,奏人聽聞愣了一下,隨即說得動作快點:「要是你被那種男人殺死我會很火大的。」
「那個...奏人君,謝謝你。」
「蛤?謝什麼?」
「沒有,只是,覺得奏人君很溫柔。」
「我還以為你要說什麼呢,只是想說這個嗎?你覺得我什麼時候對你不溫柔了?」

貌似從來都跟溫柔扯不上邊好嘛!!囧囧囧
昴快點過來教你哥哥溫柔要怎麼寫!(倒地)


跑著跑著,還是被追上了。

面對如危急其狀況,奏人率先出聲:「請等一下,我聽她說了,你不是這孩子的父親嗎?即便如此,你還是要殺了她?」
「我是那東西的父親?別說笑了。那是奪取我女兒身體的吸血鬼,她已經不是我的女兒了。」
「爸爸,我是唯啊。身體或許已經不是了,但是心...我的心還是唯啊。」
「閉嘴!別想擾亂我的心!」
「別玩笑了!!」奏人突然大喊:「居然說出這種話,真令我想吐。大人總是這樣,總是...隨便找理由開脫...」奏人將唯拉到身後護著,而他手上,是唯做的熊。

ULJM06311-Shot-1090  

「這是我的東西。這個身體、血還有靈魂,全部,都是我的東西!!不會讓你隨便殺死的,不會讓你為所欲為的!」這時還氣勢洶洶的奏人,立刻換上溫柔的語氣和唯說話:「你要是不把這隻熊重做的話我會很困擾的,不滿意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多倒數不清。留下這種歪掉的熊擅自死掉,真的很困擾啊。所以,不會讓你被殺的,絕對!
「這樣的話」唯的養父上膛:「就把你們兩個一起解決吧!」

槍聲,響起。

子彈射中的,是...

ULJM06311-Shot-1167  

是アズサ!!!!shock  shock  shock

「...太...太好了...趕...上了......」梓不支倒地。

啊啊啊啊不要啊~~~~~~~~~~~~026.gif  

眼見失敗,唯的養父逃走,而奏人則追了上去。

梓不斷流血,唯擔心但也束手無策。
「為什麼...為什麼要保護我們呢?」
「因為我...當不了...亞當...所以想要...保護亞當...和你...夏娃...」梓氣若游絲:「我也...好想...變成亞當喔...夏娃...而且...我.......」
話未說完,梓閉上了眼睛。

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哭了TAT

就在這時,奏人追擊未果返回,見到梓犧牲生命,心情也感到一陣複雜。
隨即---

ULJM06311-Shot-1217  

「真是的,明明是個男人,但也太輕了吧...梓...」悠真揹起梓,而皓則是不發一語。
「那個...」唯想表達什麼,但卻又不知道該麼說。
「怎麼?」琉輝反問。
「那個...真的是...非常謝謝......」
「...不要浪費梓保護的生命。走了。」無神兄弟離去。

「永別了,梓君。」唯內心訴說著。


Vampire Ending

ULJM06311-Shot-1234  


經歷一番波折和生死邊緣,奏人的情緒不再大起大落,也不會隨便吸食唯的血,唯也不再害怕奏人,但她很擔心總有一天父親會來追殺他們,為了讓唯安心,奏人和唯離開逆卷家獨自生活著。

而唯,每天都在為了能做出讓奏人滿意的泰迪熊努力著,努力到---

ULJM06311-Shot-1282  

整個家都是熊!(噴)

從唯的口中透漏已經做了57個XD

ULJM06311-Shot-1294

ULJM06311-Shot-1295  

「我回來了。」
「奏人!歡迎回來!」

截那兩張圖的目的沒有別的只是覺得這種小確幸的日常發生在奏人身上處處都是驚嘆號啊!!

唯滿心歡喜給奏人看新做好的熊,但被說嘴巴眼睛和耳朵又歪掉了,只是雖然這麼說,可奏人的語氣非常非常非常溫柔,完全不像是在挑毛病。

「肚子餓了吧?一起吃飯吧!唯。」
「嗯!」

這個人...
這個人是誰!!!shock  

唯繼續努力做熊,努力到把奏人都晾在一邊了(笑)
不過,奏人並沒有生氣,他只是,撒嬌地從背後抱住唯,然後耳語:「做熊是很好,但是別把我忘了喔。」

這個人...
這個人是誰!!!!!!shock shock

「唯,叫我的名字。」
「嗯。...奏人。」
「再一次,叫我的名字。」
「奏人。」
「...再一次。」
「奏人。」
「再一次。」
「呵呵!沒問題喔,奏人。無論幾次我都會叫的。」
「唯...」

ULJM06311-Shot-1362  

「就只有你,不要忘了我。」

 


之後,奏人收到了父親的來信,他表示信中寫了他是亞當而唯是夏娃,又說了兩者交合後成為新的種族...這些無聊的話。
「那種事情,就算父親不說,我也會那麼做的。」奏人無所謂地將信燒掉。

「我啊,只要有你就夠了。」奏人柔聲說。

ULJM06311-Shot-1418  

「我愛你喔,唯。」

唯嚇到說不說話,我嚇到腦袋空白。

「怎麼了,露出那樣驚訝的表情?你,不喜歡我嗎?」
唯趕緊解釋因為第一次被奏人說我愛你所以嚇到了,她當然喜歡奏人。
奏人笑著說他也是第一次說『我愛你』,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但就是想對唯這麼說。

「一生,都不要分開,好嗎?」
「嗯!」

ULJM06311-Shot-1365  


Manservant Ending

ULJM06311-Shot-0  

梓的墓被葬在森林深處,唯時不時會和奏人一起去掃墓,除了怕梓會寂寞,也因為是恩人的墓,唯去的很勤,從對話中得知,似乎一個星期就會去一次。
默默說連我也覺得去得太頻繁了吧!我彷彿已經看見某人不悅的表情(抖)

這天,唯又去掃墓,而奏人表示他今天就不去了。

ULJM06311-Shot-36  

「...路上小心。」

恩,看到奏人這個表情,我深深覺得唯你真的要小心了囧rz

晚上,奏人在梓的墓旁邊動手挖土...

「是你,死了還誘惑她的錯。她的心是屬於我的,就算只是一滴血、一根頭髮,我也不會交給別人...」

爾後,唯表示她要去掃墓,問奏人要不要一起去,奏人說他這次有事就不去了。

「是嗎,真可惜...那,我走囉!」

ULJM06311-Shot-51  

唯,走好不送(遠望)

抵達梓的墓時,唯發現旁邊怎麼有一個大洞,洞裡還有一具很漂亮的棺材,想著說不定是梓的熟人也要安葬於此,這樣子就不會再寂寞了。
正當唯覺得太好了的同時,她的頭部被猛烈撞擊。

打她的,當然是奏人。

因為雖然與奏人在一起,可唯一直放不下梓,那麼,既然你那麼喜歡來陪伴梓,就待在梓的旁邊吧,只是---

「梓既沒有辦法救你,也不會跟你說話喔。」

ULJM06311-Shot-85  

「最喜歡你了呢,唯。」

然後,唯被扔進洞中,洞之深憑唯一人之力絕對爬不上去。

「這裡是森林的深處,一定不會有任何人來的,只有我會來看你,啊啊,不過梓也在旁邊嘛。好好理解,你到底是誰的東西吧...呵呵!」


Bruto Ending

ULJM06311-Shot-98  

原以為有了唯做的熊,就可以安穩入睡、感到安心,但奏人卻怎麼樣也都睡不著,於是他怪罪是唯做的熊太醜陋,命令唯想想辦法,唯只好不斷重做。

但不管做了幾個,奏人就是無法滿意,他覺得那些熊根本無法取代泰迪。

「到底,這隻熊和泰迪有什麼不同呢?......啊啊,是啊,是這樣的啊。我知道泰迪有,而這隻熊缺少的東西了,呵呵,這麼簡單的事我居然沒有發現,我還真是愚蠢呢。」

泰迪有而其他熊沒有的東西...

之後,奏人趁唯不備時打昏她,然後,選了一個非常漂亮的樁子,刺進唯的心臟,接著,燒成灰。
把灰裝進瓶子裡,再塞到熊玩偶裡,完成。

「呵呵,真是太完美了。抱著的感覺、還有滿足感...都不能和她至今做的那些熊相比呢,因為,這就是她啊。」

是的,泰迪有而唯做的熊所沒有的,不就是骨灰嗎?

正當奏人沉浸在新泰迪所帶來的滿足感時,禮人來訪:「小賤人在嗎?」
「欸?我的人偶小姐嗎?」雖然字幕是唯,但是發音卻是"我的人偶小姐"(抖)
「這不就是她嗎?」奏人心滿意足地抱著熊玩偶。
「...嗯哼,原來如此。小賤人好可憐啊,結果到頭來還是沒有得到奏人君的愛呢。」說完,禮人離去。

「禮人在說什麼啊,我明明是這麼愛你,呵呵,變成這樣的話,我似乎會更愛你呢,這樣一來,你就真的是只屬於我的東西了。我會一直愛著你的,我愛你喔,唯。」

ULJM06311-Shot-202  

「請一直待在我的身邊喔?我可愛的熊小姐。」



如果說Vampire Ending讓我一直大喊:這不是奏人!!!
那另外兩個結局就是我一直點頭:這是奏人。21.gif  

尤其是Bruto Ending,這跟第一部的BE真有得比...但或許是因為CG圖那呈現的那詭譎又安詳的氛圍,讓我覺得更甚第一部的BE。
其實奏人的結局我覺得都很帶感,非常有他的風格(除了Vampire EndingXD)

說真的,在第一部時,我的喜愛排名是:昴>修>怜司>奏人>綾人>禮人。
奏人之所以會在中間,純粹是因為角色的個性夠偏激夠病態,反而成功表現出一種極致且徹底的扭曲世界。
而且聲優梶裕貴真的太太太太厲害了,完全把奏人歇斯底里的性詮釋得絲絲入扣,聽得非常過癮,完全被奏人的情緒起伏牽著走,所以,雖然我不喜歡奏人這個角色,但卻排名在中間。

而這次玩完MB,奏人在我心中好感度突然上升!

當然,他還是很歇斯底里,還是很捉摸不定,
可是,當我看見他醒悟唯是他所愛而擋在前面護著他的那種氣魄!
當我看見他在Vampire Ending裡那"正常"(不正常?XD)的溫柔時,我的天啊!!

我以為我會覺得很突兀,我以為我會覺得這轉變很硬拗,
但是不,我覺得...我覺得很感動!!!

我當下整個激動了,天啊那個奏人,那個奏人居然會挺身而出保護唯,而且前面一秒才正氣凜然的與唯的父親對質,但一轉頭跟唯說話卻馬上變得好溫柔>///<
我整個被打到了=/////=

我也相當意外我居然會對奏人的轉變這麼感動,怎麼說好呢,有種苦盡甘來的感覺?XD
聽到奏人說我愛你,整個殺傷力超大啊!!24.gif  
雖然姪女穎穎說我這是被調教成功

在Heaven篇裡也有撒糖,也有奏人的吼叫,算是滿平均的XD
不過有一幕的糖度真是多到讓我掉下巴,那是,唯很想跟奏人一起去約會,但總覺得若是提出這種要求,肯定會被拒絕且數落的。
察覺到被唯盯著,奏人問唯有什麼事嗎,唯怕奏人心情不好所以連忙說沒什麼。

結果~~~

ULJM06311-Shot-1537  

「唯,去做便當吧。」

欸?!!!!!!!!!!!!!!!!!!!!!!!!!!!

所以是,被看穿的意思嗎?!O口O

唯雖然不明所以,但還是立刻著手準備,而奏人笑著表示請別讓他等太久,因為他討厭等待。
非常充分的了解那點啊,我可是被你用叉子桶了六次過哩21.gif  

話說,唯的便當根本超像甜食大總匯XD而奏人顯得非常滿意XDDDD

結果揭曉,奏人的確是看穿唯想跟他一起出門,所以特地叫唯去做便當然後來個兩人野餐這樣。

奏人甚至還說出,如果早知道唯會這麼開心,那就早點這麼做就好了~

先生你到底是哪位XDDD

啊,好甜onion_44.jpg  

首個通關選擇奏人真是太好了,玩得很心滿意足=w=

話說回來,因為奏人剛好是我看完ikimono的アズサ線通關感後開始玩的,所以一直有種我玩過アズサ的既視感XD
所以看到アズサ犧牲自己擋子彈那幕我真的嚇到,而他死前說他也好想變成亞當那邊讓我超想哭QQ

害我瞬間有種想立刻通他的線看見他幸福笑容的衝動><

是說,我真的滿想問梶裕貴的喉嚨沒事嗎?XD

一直大吼大叫又哭泣抓狂真是辛苦了,雖然恐怖,但是真的玩得很投入,完全被牽引著,尤其是吸血聲,梶裕貴你吸得很純熟啊XDDDD
還有啜泣,真心聽得我心疼(雖然是被騙的XD)

另外,我發現這次奏人的對白有滿多是一直層遞的,例如發現母親已死而不斷說自己是奏人那段、哭喊唯為什麼不去死、童年奏人拿刀不斷捅自己、包括Vampire Ending要唯呼喚他名字...這些段落,從奏人的聲音聽得出情緒一層一層堆積、繼而爆發的情感,明明是差不多的句子連續重複,但每句的傳遞的情感份量都不同。

而要唯不斷呼喚他名字和重複自己的名字給母親時,剛好是一個反差,對比著他終於找到歸屬之地。

真的是,非常精彩的演出>w<

完全上癮奏人的聲音了~~~看來我真的被調教成功了?XD

而另一個令我上癮的還有Scarborough Fair這首歌,尤其是在知道奏人的童年後,每聽這首歌就有種莫名的傷感,但就是會一直不斷地想聽下去。

聽了很多版本,其中我最喜歡Hayley的這個現場版:

 

反覆不知道聽了幾遍,真的中毒了~

其實還有好多好多想說的,但回頭發現我這篇也打太長了吧!(驚)
有想到什麼之後再來補充好了XD

那麼,就以官方的sample voice來做個結尾吧~請戴耳機欣賞(笑)

  

那麼,以上就是我More Blood首個通關的奏人路線感想180.gif  


kanato  



 

 

 

文章標籤

柳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