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行動,都是為了N。

N  


Nのために/為了N

我為你做盡了一切,你並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
為了你,即使會墜入深淵,我也心甘情願……

說出口的不一定是真話,做出來的不一定是真心,那麼,到底什麼是真?什麼是假?

杉下希美、西崎真人、成瀨慎司、安藤望,這四個人都是同一起命案的目擊者──十年前,野口貴弘與奈央子夫妻陳屍於大廈自宅內,丈夫被燭台打破頭,妻子則被刀刺死。巧合的是,包括被害的野口夫婦在內,六位關係者的姓氏或名字的開頭皆為「N」。事件最後以西崎真人為兇手作結,西崎的證詞只表示「所有的行動,都是為了N」,並判刑十年有期徒刑。然而,事實真是如此嗎?

這四個人看似只是偶然交會,其實,命運早已將他們跟野口夫婦緊緊綑綁──在與這棟高樓豪宅遙遙相望的破舊公寓「野原莊」裡,在和這座豐饒之島遠遠相隔的孤嶼「青景島」上。 來自同一座小島的舊友、曾住在同一棟公寓的鄰居、同一間公司的上司與下屬、有著同樣一段不堪過往的男女……十年前的目擊證詞是實話,卻也是精心織就的謊言!而背後那一幕又一幕令人心碎的真相,十年後的今日,終將揭曉……


作為第83屆日劇學院賞的最大贏家,且還是壓過另外一部我相當喜愛的同季作品『ごめんね青春!』(緯來翻譯SORRY青春!),加上身邊朋友一致大力推薦,於是雖然遲了些,但終於開啟了N之旅,好看程度讓人完全停不下來,一集接著一集花了三天飆完,看完之後我只能大呼:神作!

或許有些人覺得我稱其為神作過於誇張,或許有些人只看了開頭幾集就放棄,根據身邊朋友們的意見,他們確實覺得前兩集有點悶,但熬過去之後完全上癮。我自己的話或許是早已做好了心理準備,也可能是我接受度本來就滿大的,所以我並不會覺得開頭頗悶,不過看劇本來個人喜好就有所不同,但至少對我而言這是神作無誤。

本劇改編自『告白』作者湊家苗的同名小說,而日劇的改動除了彌補和交待了原著的不足,一些改動更增加了張力,可以說是日劇"圓滿"了小說。

首集開頭就是那謎一般野口夫婦命案,發生在2004年的聖誕夜,而畫面一轉來到了十年後2014年,前警察高野茂與出獄的西崎會面,開始了調查,接著,跟隨高野的記憶,我們回到了15年前--1999年的清景島,那是一個炙熱的夏天,青春無憂的夏天。

本劇就這樣穿梭於15年前、10年前與現在,三個時間點交錯但卻有條不紊,而隨著15年前的時間點逐漸向前,漸漸地愈來愈接近案發的那一夜,讓人更想知道真相的同時,也充滿了明知道悲劇就在眼前,卻無法阻止的無奈,因為一切早已注定,誰都無法避開。

西崎那句「所有的行動,都是為了N」更是讓我好奇,到底N是誰?

而原來,每個人的N都有所不同。

希美的N,在被爸爸拋棄時,是家人。

她的母親因為是富家千金,沒有受過苦,突然被帶回外遇對象的老公將自己和一雙兒女掃地出門,她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這個現實,還將老公每個月匯過來的十萬元生活費在一天內全部花光只為了買保養品和化妝品。
沒錢買食材的那一個月,希美天天向父親的外遇對象低頭下跪:「求求你,請你給我們飯吃。」
自尊心高的希美,為了家人她將這一切屈辱全忍了下來。
終於捱到爸爸匯錢過來的日子,她和弟弟立刻去銀行領錢,並一口氣買了好多食材,一次做好備料將冰箱塞得滿滿滿,只為了不要再過那種要向仇人低頭討飯吃的生活。
而母親沒有知錯,她就算知道全家經濟已經不如以往,也不讓小孩去打工,甚至瞞著家人花了二十萬元買高級精品和服飾,結果讓希美把自己偷偷去打工存下來的錢全拿去付信用卡費,那是她本來想要作為大學念書時的學費,她把錢領出來時的哭泣讓人覺得好難受,好心疼;甚至母親不願意她離開,還把她關在房內,要她放棄申請念大學。
被關在房內崩潰大哭的希美,真的看得覺得好痛。
有種,一切都絕望的痛苦。
但她沒有低頭,她抬頭挺胸,去向爸爸爭取到了她本來就應有的學費,她雖然又一次下跪,可她沒有失去她的尊嚴,她討回了她應有的權利,並且當眾給了爸爸和外遇對象難看。
陽光下,她笑著。

希美的N,在她陷入絕望時,在島上的餐館『漣漪』失火時,是成瀨。

成瀨家的餐館經營困難,壓力大到母親回娘家,而他的父親在萬般不捨這歷經好幾代的事業就要這麼結束之下,還是只能選擇關門歇業並轉手賣出。
希美曾經絕望到想到把父親和外遇對象住的家,她和弟弟以及母親曾生活過的家給燒掉,但被成瀨阻止,成瀨更是說出如果一定要放火,那讓他來做吧,因為他不想要希美變成罪犯。
成瀨和希美都有各自家庭上的困難,他們互相扶持,一起研究象棋,一起討論未來,一起為了能夠離開這座島而努力。
而漣漪失火的當下,希美雖然以為是成瀨做的,但是她牽起了成瀨的手且不但不過問,更替被警方懷疑的成瀨掩護,還把唯一一份獎學金申請書交給了成瀨。
成瀨離開島上的那天,他向希美大喊:加油!!
那是我聽過最震撼人心、最催人淚下的加油。
而讓希美鼓起勇氣去向爸爸爭取學費的契機,也是因為看見了成瀨在船票背後寫給她的:N,加油。

希美的N,在離開島上到東京生活時,是她所居住的公寓『野原莊』。

她在那裡結交到安藤和西崎兩位好友,還有和藹溫暖的房東爺爺。
因為地鐵路線預計通過他們居住的野原莊,所以不斷有建商要求爺爺將房子賣掉,但爺爺堅決不肯出售這充滿他和過世老伴回憶的家。
為了爺爺,為了保護野原莊,希美和安藤、西崎實行了改變他們一生的『N作戰』。

希美的N,在命案發生那天,是安藤。

希美以前為了離開小島、離開那個壓得她喘不過氣的家做了多少努力,大學期間她拼命打了三分工生活,好不容易得到了公司內定。
安藤同樣來自小島,但他的人生和充滿黑暗的希美截然不同,安藤的想法積極又正面,他清楚知道自己的目標,也在工作上表現良好。
努力不懈向上爬的安藤,向太陽一樣光明的安藤,是希美的夢想,是希美的憧憬。
為了保護安藤這個夢想,希美在案發當天做出了計畫外的行為,造成了悲劇的原因之一。

希美的N,從來都是別人。

在得了胃癌只剩下一年可活的現在,希美依然堅持不告訴任何人她的病情,她不想造成別人的困擾也不要別人的同情。

「希美,該為了自己好好活著了。」本來執著命案真相,如今放下的高野如此對希美說。

終於,在生命的最後,希美為了自己而活,她的N,就是她自己。


成瀨的N,一直以來都是希美。
每次解開了希美不明白的棋局,希美總是興高采烈大喊:好厲害喔!
更延伸出專屬兩人的暗號,希美壓自動鉛筆三下就代表『すごい』。
而每當希美壓了三下自動鉛筆,坐在希美前方的成瀨總是露出開心又靦腆的笑容。
那是最單純也最幸福的時刻。
父親過世後,曾經失去了目標並誤入歧途,但想起了一直努力向前邁進的希美,他也找到了他一直想要做的事,從零開始也不氣餒。
多年後再相見,再度幫希美破解棋局,希美興奮地大叫:好厲害喔!
回想到了從前,那個相互扶持、對未來充滿希望的學生時期。

案發那天,聽到了希美的求救聲,他義無反顧。
電視劇沒有明確告訴我們,到底成瀨看見滿身是血的希美時,是否一度以為希美是兇手,但就像當年火災時希美什麼都不過問就幫他掩護一般,他也什麼都沒問,默默地牽起希美的手。

「對不起,成瀨。」
明明可以置身事外的,卻將成瀨捲進了泥沼的深淵,希美滿心愧疚,流淚說著對不起。
「沒事的。」
成瀨保護了希美,也保護了希美的N,他沒有向警方說出門鏈其實被拉上的事實。

直到最後,他的N,一直都是希美。


西崎的N,因為實施了保護野原莊的作戰計畫,讓他認識了野口奈央子。
小時候被母親家暴,全身上下都留下了受傷的痕跡,而家裡失火那日,他沒有叫醒睡夢中的母親自己逃走,親眼看了自己的家和母親被大火吞噬。
從此,他一直都認為是他殺了母親。
母親帶給他的陰影太大,所以他連喜愛的小說寫的也是自己的故事,被火灼傷的小鳥。
也許他的內心,希望有人能讀懂他的小說,來救贖他。
他以為與同樣遭受家暴的奈央子一樣同病相憐、互相理解,所以擬定了救出奈央子的『N作戰II』,殊不知,奈央子從來就沒想過要逃離丈夫野口貴弘的身邊,就算被打得傷痕累累、就算被虐待得體無完膚,她覺得這就是丈夫賜予她的愛,而接受這一切也是她回報丈夫愛的方式。
奈央子的N一直都是丈夫,而她丈夫的N也一直都是奈央子。
誤會這一切的西崎等人等明白真相時,悲劇已經造成。
望著死在他懷裡的奈央子,那句:「對不起,讓你這麼痛苦...」使他想起了母親。
沒能拯救母親和奈央子的西崎,決定扛下這一切,讓他來當殺人兇手,讓他去監獄贖罪吧。
母親的死是他心中最大的缺憾,他一直都沒有原諒自己,將自己囚禁在炙熱的鳥籠內,所以他寧可扛下罪名去贖罪,也不要讓奈央子成為殺人兇手。

西崎的N,是野口奈央子,更是他的母親。


安藤的N,就和成瀨一樣,一直都是希美。
安藤的名字『望』和『希美』恰好都讀做NOZOMI,就是希望的意思。
從西崎那裡知道,希美心中究極的愛,就是"共享犯罪",這並非一起犯罪,而是替對方分擔一半的罪,什麼也不說,默默地守護對方替對方承擔一切。
安藤不認同,他認為這只是一種自我滿足,如果是他心愛的人犯了罪,他會陪對方一起自首,並等到對方贖完罪的那天為止。
「你的人生還是真是又正確又精彩啊!」西崎如是說。
知道希美的願望是坐上洗窗梯,他在離開的最後一天幫助希美完成夢想。
爬上高處,眺望日出升起的地平線,希美充滿感動。

而安藤的耀眼,我覺得就是希美、西崎和成瀨的對比。
安藤家境優渥,求學到工作的發展也一路順遂,個性積極正向,和有著黑暗過去、從泥沼中爬出來的希美等人截然不同。
雖然西崎和安藤的意見總是相反,但當西崎說出他的人生真是正確又精彩時,其實是羨慕的吧。
於希美而言,成瀨就是她所希望成為的模樣,他就像那天看見的日出一樣,如此光明美好,照亮了她的世界,所以她不希望這樣的安藤染上一絲血腥,她希望安藤能連同她的份繼續充滿希望與目標的活下去。
「世界是如此的寬廣,冰箱的空隙又算什麼呢?」希美因為安藤的幫助而有的領悟。
成瀨雖然沒有見過安藤,但從希美那裡他感受到了,他也知道希美案發那日的N是安藤。

但諷刺的是,就因為人生如此順遂,碰到了難以掌握的希美,加上案發那日才知道西崎等人背著他策畫些甚麼,明明第一次的N作戰我也是其中一員,為什麼這次把我排除在外,還找了成瀨?
或許就因為他的人生沒碰過什麼挫折,所以產生的反應也如此孩子氣,他將門鏈鎖上,想測試如果希美知道自己被反鎖在屋內的話,會不會第一個向他求救。

他的N一直都是希美,也因為太在意希美,做出了這個關乎一切的動作。


默默說,追查著真相的前警察高野,他的太太『小夏』名字開頭也是N,也是他將這橫跨了三個時間點的故事串聯起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N,都為了心中的N做出了行動,而那些行動造就了悲劇的發生。

如果西崎那天沒有遲到,如果希美願意忍耐一下,如果安藤沒有鎖上門鏈,如果他們...
如果當中有一個如果沒有發生,只要有一個環節沒有對上,他們命運或許就大不相同。
但偏偏這些如果就是發生了,就好像命中注定一樣,在他們為了實行『N作戰』保護野原莊而接近野口夫婦時,這一切就既定好了吧。

說真的,如果是我肯定不會幫忙作偽證的,西崎你想贖罪就用別的方法贖罪呀,為什麼一定要頂下這一切?
今天如果安藤知道整個案發經過,相信他也不會這麼做而是說出真相吧,但他因為被『保護』了所以什麼都不知道。

在真相還未揭曉前,我一直很緊張到底四人中誰是真正的兇手,而結果是四人都不是真兇,這讓我鬆了一口氣,但就因為他們誰都不是兇手而讓西崎做了十年的牢,我還是覺得為什麼一定要走這一條路呢?

我覺得那樣是不對的。

這種犧牲、共有與其說扭曲,不如說我覺得很悲哀吧。

但在不幸中,最後給人欣慰的結局。

西崎坐了十年牢,他去向父親道歉給家族帶來如此大的困擾,而他的父親是這麼回應的:「有空,多回來坐坐。」
瞬間,我有種感觸,那就是--不論發生甚麼事,家人是世界上絕對會包容你的人。
他不在沉迷於小說世界,開始認真找工作,他有著殺人前科的過去或許會帶來不利吧,但看得出他總算對過去釋懷,能夠向前了。

安藤,一如既往地向上攀升。

成瀨,回到島上作為新餐廳的主廚,而他對希美那句:「回小島吧,我們一起。」有著滿滿的感動!

希美,得了胃癌只剩下一年不到的生命很令我感到唏噓,她是如此認真生活的女孩,無論在怎樣惡劣的環境中都拼命活下去的女孩,居然得了癌症,很是無奈。
因為經歷過沒飯吃的時期,所以她總是喜歡一口氣備料完然後冰在冰箱,把冰箱塞到沒有空隙,這樣她才有安全感。
或許因為長年食用冷凍食品,導致了胃癌的發生?
這方面劇本並未多加解釋,但綜觀這故事的主要角色們,家庭都對他們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響。
但最後,希美與母親冰釋,也坦承了自己得病的不安,看著希美哭倒在母親懷裡我也覺得鼻酸,希美曾說過她不想依靠任何人而活,在家變後也未見到她向母親撒嬌,因為母親的精神崩潰讓她不得不堅強;多年後的現在,她終於可以坦然做自己了,而她的母親也對當年自己的所作所為向希美誠心道歉,知道了希美的不安,她將孩子擁入懷中。

希美在最後回到了小島,與成瀨相見,相信他們會像以前一樣,互相扶持度過餘生。

也許不圓滿,但是卻讓人有種充滿希望的感覺。
 
精彩的劇情涵蓋了友情、親情與愛情,並有太多太多值得思考與探討的所在,更有人讓一集接著一集被吸引下去的魔力。

01

02

03  

為了N,他們的世界曾經陷入黑白,
為了N,他們現在可以坦然地活著。


。Nのために 終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pure Flying 放飛

柳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朋友
  • 這部劇真的很精彩
    我花了2天時間看完(平常都是一天一集慢慢看的人...)

    前面的家庭關係, 讓人覺得沉重喘不過氣但卻又寫實的讓人難以忘懷.
  • 我是花了三天看完XDD
    真的會讓人一集接著一集停不下來耶!
    前面的家庭關係真的很黑暗,尤其第一集就被爸爸趕出門整個大傻眼,非常同意你說的雖然很沉重可是卻又寫實的讓人難忘。
    好戲一部!

    柳兒 於 2015/07/06 00:03 回覆

  • cindy
  • 丈夫是被燭檯打破頭XD
  • 啊阿抱歉~已經更正囉!

    柳兒 於 2016/04/26 00:0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