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鳶》俗稱老鷹,是強而有力兇猛的雀鳥,代表劇中兒子旭被強而有力像鷹的父親所生和養育,得到其關愛繼而成為優秀有能力的鳶。

全劇十集,看了也感動十集!とんび已經成為我心中無與倫比的日劇經典!
即便日後有更出彩的戲,とんび在我心中的地位也無法撼動了。


tonbi 
 
とんび/鳶/父子情深

故事發生在八十年代,市川安男(內野聖陽飾演)在工業高校畢業後到運輸公司工作,他低學歷,愛酒愛電影愛歌,25歲時和戰爭孤兒美佐子(常盤貴子飾演)結婚,三年後誕下兒子「旭」,一家人過著喜悅和幸福的生活。
但在旭三歲的時候,媽媽美佐子為了保護他而被木箱壓死,這份喜悅因突如其來的悲劇而被打破。對妻子留下來的這唯一的兒子,安男作為一個不會帶孩子的笨拙老粗,只有咬緊牙關,用拳頭和淚水,努力將兒子撫養成人。
在安男身邊有不少支持他和他一起看著旭長大的人,包括自幼和他一起作惡的照雲,帶點天然呆的他長大後繼承了和尚父親的衣缽,視旭如養子般看待。其父海雲是住持,訟經有如政治家般的響亮和壓迫感,一直代替安男的父親引導他向善,不時吐露出有深遠意味的說話。此外還有猶如安男姐姐般的多惠子(麻生祐未飾演)照顧他,也視旭如她的親人,為兩父子進行健康管理。
旭日後成為了一個出色的青年(佐藤健飾演),他頭腦聰明勤力好學,性格率直對人溫柔,然而也遺傳了父親決定了就絕不動搖的頑固一面。

。第1-7話。
2013.03.08

說真的,連一公升的眼淚也沒有讓我每集都哭,即便哭,也是因為悲傷而哭;但鳶我真的是看六集哭六次,而且是內心被感動觸動而哭!

鳶是現代與過去穿插,主要是先從現代旭這裡所經歷到的事,帶到過去他與爸爸相處的點點滴滴。

看劇情大意時,早知道美佐子會過世,但真的看到那幕還是很不忍><

美佐子真的是個好太太呢,跟安男很相輔相成,或者可以說,正是因為有美佐子,所以安男才能夠這麼放心的在外打拼吧:)
印象很深刻,每當安男要提議什麼時,內心總會害怕被妻子反對因而戰戰兢兢,但美佐子總是會露出微笑:「這不是很好嗎?OwO」
然後,我們就會看到安男露出安心的表情,夫妻二人一起興奮地討論著。

還有,當安男不安自己是否能夠成為一個好父親時,美佐子的鼓勵方式也很棒:「啊啊,我也好擔心,擔心自己不能成為一個好母親。」
「怎麼會呢?你一定會是個稱職的好母親的!」
「可是~我跟安男你一樣,小時後就失去了父母,所以不知道要怎麼當一個母親。」
安男立刻轉過來鼓勵美佐子,而在鼓勵的同時,他也消除了疑慮、明白縱使自己小時候就沒有了父母,自身還是能夠做為一個好爸爸的。

美佐子真的是又聰明又溫柔啊>w<

5  

而且知道安男會不好意思,總是在半夜趁安男熟睡時偷偷幫他剪腳趾甲,日後安男疑惑怎麼指甲都沒有變長,美佐子只是笑笑並以『聽說隨著年紀增長指甲會長得比較慢』來帶過去XD
更是光聽腳步聲就知道安男回來了,在安男剛到家門口就率先開門迎接丈夫:「歡迎回來!」

旭出生後,這一家子變得更美好了,而且小小旭也遺傳了媽媽的聰明和善解人意,知道爸爸喜歡拍照,還都會自己擺好POSE~XDDD
小小旭真的超級可愛的啦>////////<

4  
  
很能明白安男在海邊的心情,看著眼前美好如畫的妻兒,一定是幸福無比的!

7

--「真正感到幸福的時候,是會流淚的。」


只可惜命運弄人,悲劇發生了。

那天是個大著大雨的休假日,小小旭因為下午不能去動物園吵鬧著,被吵醒的安男想哄兒子開心卻未果,想吃早餐時美佐子發現飯鍋忘了插電,還得再等一小時飯才會好,問安男可不可以早餐改吃麵包。
一早醒來就這麼多不如意,安男忍不住火氣大了些,與美佐子發生了爭吵,小小旭也被父母親的吵架嚇到哭了。
這麼多厭煩事,雖然是休假日,安男還是選擇跑到公司去做事。

結果,才三歲的小小旭,為了讓爸媽和好,居然說出了『想去爸爸工作的地方看看』的話,繼而美佐子帶著孩子到公司找安男,夫妻二人也確實和好了。
安男突然對未來突然有了某種想法,告訴妻子後,美佐子露出微笑肯定:「這不是很好嗎?OwO」
一家三口,開心地討論著未來。

談論得太開心,安男把他一直掛在肩上的毛巾忘在當時坐著的卡車上就繼續去工作了;看著爸爸留得一身汗卻沒有毛巾的小小旭向媽媽說了這件事,美佐子貼心地遞了毛巾給兒子,讓他拿給心愛的爸爸。
本是一樁美意的。

但小小旭手中的毛巾勾著了一旁凌亂的木箱,無數箱子瞬間倒塌。
危機發生的一瞬,夫妻二人都衝向小小旭,美佐子先衝到了,將兒子攬在懷裡緊緊保護著,自己被箱子壓死了。

早前就有鋪陳有一位新來的工人箱子總是亂疊,安男也曾經說過對方幾次,但,悲劇就是這樣發生了。

喪禮後,那位工人來到安男面前下跪道歉,自責地痛哭著。
原以為安男會揍向對方一拳的,但他沒有。

「真要追根究柢的話,那天如果沒有到公司,美佐子也不會死,而那天明明是休假日,為什麼我要到公司呢?是了,因為我跟美佐子吵架不想待在家,吵架的原因是我早餐想吃飯,但美佐子忘了將電鍋插電,問我要不要吃麵包,我為什麼當時不忍一下說吃麵包也好呢?啊,因為那天一起床心情就很不好,因為下雨...是啊,不是你的錯,不是任何人的錯,是雨的錯,是雨殺死美佐子的。」

結果安男連好好悲傷都不能TAT
望著美佐子的遺照,安男這麼說:「我不會哭的,因為哭了,你也不會回來了。」太令人心疼了。

而才三歲的旭不懂什麼是"死",海雲師父是這麼回答的:「死就是到了另一個家,每個人的家都不一樣。」
「那我要找到媽媽的家:)」小小旭天真地說。

某天晚上,安男獨自一人到外頭,漫無目的地走著。
望著自己變長的腳趾,已經沒有人會幫他剪了。
想著每次用餐時滿滿一桌的菜色,已經沒有人會幫他做了。
憶著當自己回到家中,已經沒有人會只聽腳步聲就知道他回來而打開大門:「歡迎回來!」
當自己說出某個想法時,已經沒有人會露出興奮地語氣肯定他:「這不是很好嗎?」

當安男自己在外頭想念逝去的妻子時,小小旭醒了。
醒來的小小旭,發現爸爸不見了。

我似乎能懂旭當時的心情,他一定以為爸爸也去另一個家了吧,他一定以為只剩下他一個人了吧><
於是,他哭了。

突然,旭聽到了安男的腳步聲,那是一大、一小,安男特有的腳步聲。

下一幕,當安男踩著他獨有的步伐來到門前時,小小旭打開大門並跌了下來。
因為旭個子太小鉤不到門把,只能拿東西墊腳開門,所以門開時就失去了重心跌在地上。

「你去哪裡了?爸爸你去哪裡了><?」旭小小的臉上都是眼淚。
「爸爸...爸爸去找媽媽了,你怎麼可以隨便開門呢?又不知道是誰,很危險的!」
「我知道!我就是知道!咚(大聲)冬(小聲)、咚冬,是爸爸的腳步聲!」

啊啊,我整個潰堤了TAT

安男將兒子的話與妻子說過的話重疊在一起,然後緊緊抱住旭:「我找到媽媽了,我找到媽媽的家了,就在這裡,在旭你的身體裡了。」

8  

啊啊!又悲傷又感動啊~~~

實話實說,我就連現在邊打心得邊回憶起當時的話,我鼻子還是酸酸的><
第一集就用掉了我一包10張衛生紙QQ

而第二集,上了幼稚園的旭雖然表面上看起來跟一般小孩沒有什麼不一樣,但他內心還是渴望著有母親的陪伴。
安男也想著是否要給旭找一個母親而去相親,相親的過程多了趣味,很喜感又可愛:)

但最後,安男被海雲師父點醒:「不要把自己的寂寞當作為孩子著想的藉口。」
當海雲師父問旭是不是真的很想要媽媽時,看見小小年紀的旭臉上露出的表情,海雲師父一聲令下,要大家都到海邊去。

當時是晚上,還下著雪,海邊自是其冷無比,海雲師父要旭脫掉身上的外套,繼而問:「旭,冷嗎?」
「嗯!好冷><」
「喂,安男你在做什麼?你的寶貝兒子很冷呢,還不快抱著他!」
一行人包括安男雖然完全不解海雲師父這舉動的意義,但安男自然是趕緊抱起旭。

不一會,海雲師父對旭說:「旭,現在如何呢?被爸爸抱著,很溫暖吧。但是身體前面溫暖了,背卻還是很冷對吧,那是因為你沒有媽媽。」
海雲師父說到這句時,我看到旭的臉龐上露出了他那個年紀不該有的不甘和悲傷...

下秒,海雲師父將手放到了旭的背上:「但以此為代價,我們會溫暖你的背。」接著,轉頭叫他的兒子照雲也過來把上放到旭的背上幫忙取暖:「如果我們不夠,還有幸惠阿姨、賴子阿姨、多惠子阿姨,還有好多人。我們會這樣一直一直溫暖著你。寂寞(さびしい)這個詞,就是由寒冷(さむい)衍生而來的,所以,背後不冷的旭,絕對不是寂寞的孩子,絕對不是。」

1  

2  

能不哭嗎?
能不感動嗎?TAT

看著大家將溫暖一起傳給旭,那種溫暖彷彿也傳到了我身上。

接著,透過現代的旭口中述說:「那年的幼稚園畢業典禮,我是唯一個沒有媽媽到場的孩子,但來看我的人卻也是最多的。」
超感動又溫馨>w<

3  

第三集的旭已經到了小學,而且酷愛棒球。
看著安男因為自己不會棒球,結果讓會打棒球的好兄弟照雲搶盡了"父子接投"的親情時刻而吃醋的模樣很有趣XD

知道旭為什麼如此執著的理由時不由得讓我會心一笑,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這對父子明明都在為對方著想,但卻又不直接表達出來,真的是笨拙的可愛:)

當中,多惠子說到了"子葉",子葉是種子發芽時,最先長出幫助吸收養分的葉子,但也會最先枯萎,而無法看到種子開花結果。
父母就是子葉吧,而守護著旭的大家也是子葉。

「美佐子才陪伴那孩子不到四年啊。」多惠子的感慨。

當下有些淡淡的哀愁,但卻也因為有眾多的守護而覺得不感到寂寞。

第四集剛開始有些不高興,因為旭開始追問當年母親的死因。
當年旭因為年紀小,事發突然加上受了驚嚇所以忘記遺忘了前因後果,但我覺得他內心其實是懷疑是否母親是圍了救他而犧牲的。

要對一個孩子說出這樣的真相是很殘忍的,但又不忍心看見孩子苦苦哀求而未果。
最後安男還是說不出口,改以『你媽媽是為了救我才死的』做為白色謊言。
結果,旭對此的感想是:「爸,你好過分。」

當然,旭會這麼說是因為安男還說了『大家都不知道你媽媽是為了救我才死的,我當時也說不出口,就一直拖到現在。』這種話的緣故,但做為知情的觀眾,還是忍不住有些小小不快。
而對此,海雲師父又開了金口。

「如果你知道你母親是為了救你而死的,你會如何呢?」
「我一定會覺得...那我不要出生的好...」
「是啊,所以不論是多難說出口的話,為了你,你爸都會說的。」

而這段還帶到第六集,當時安男因為營養失調昏倒住院,醒來後賭氣不吃東西,結果旭是這麼說的:「被媽媽救回來的這條命,想因為營養不良而死嗎?」
結果安男乖乖就範進食XD

真的覺得海雲師父說的話都好有哲理,而且充滿著大智慧。

第五集時,旭已經上了高中,由佐藤健飾演了。
看著安男邊喝酒邊碎碎念當初左一句爸爸、右一句爸爸的旭,現在跟他講話都愛理不理覺得很有趣XDD這大概是全天下的父母親必經之路?XD

而這集,也是海雲師父最後的一段路。
看著海雲師父為了不讓安男"這個傻瓜"擔心而強裝有精神,再聯想到安男的脾氣,真的是難怪XD
再看著大家為了讓海雲師父高興,還在天花板上貼了他喜歡的女明星海報,為了能讓他一醒來就看到~真的是很可愛:)

原本很為旭會不會來不及見到海雲師父最後一面、會不會沒有徵選上校隊而擔心,結果不但圓滿而感動。
旭在海雲師父嚥下最後一口氣時及時趕到,並將沾滿汙泥的棒球交到海雲師父手上,海雲師父本該事沒有力氣和知覺的,卻緩緩地移動了手指並輕輕地握住了棒球。

最後那句對安男說的『謝謝』、還有費盡最後的力氣寫給安男的書信很令人感動,看得我又感動得哭了QQ
--「你就以你的方式做你的老爸吧!然後,希望有一天,你也能品嘗到我看著你和旭時,所感受到的一切。」

9  

其實海雲師父與安男和旭是沒有血緣關係的,但是他待安男和旭的一切以及感情,早就超出了真正的家人。

「安男啊,成為大海吧!成為大地的話,下雪時分,寒冷的雪還是會積在地上的,大海的話,就能夠融化雪。所以,為了你的孩子,成為大海吧。」海雲師父在安男父子的成長過程中真的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哪。

此外,在這一集當中,旭因為棒球社的傳統而體罰了學弟,該學弟因為不甘心回家告狀後,學弟的爸爸不但跑來安男家不客氣,還逼迫旭退社。
原本安男講話還客客氣氣的,但看到對方得愈發得錯進尺的無理態度後...

「旭啊,回房間看看電視什麼的吧。老爸會想辦法的。」
前秒還對著旭笑笑的安男,一轉頭馬上變臉XDDD

義正嚴詞教訓對方並保護自己孩子的安男真的很強大,我當下立刻聯想到本劇的劇名《鳶》--旭被強而有力像鷹的父親所生和養育--真的,安男真的是猶如老鷹一樣強大的堅強父親。
也正是有安男這樣的父親,所以旭也才能成為優秀的鳶哪:)

而在這集的最後,回到現代的旭,他正好也碰上了猶如當年高中時期一樣因為自己而給別人帶來麻煩的狀況,這時,他的解決方式居然和安男如出一轍,再度加深了我對於安男這對父子的羈絆和影響的想法。
最精采的是,解決事情之後,現代的旭他暗戀的上司由美,她的孩子健介遞了條毛巾給旭,那一瞬間,與旭當年要拿毛巾給安男的模樣重疊。

當年旭沒有將毛巾交到爸爸手上,那遺憾,透過健介,似乎是一種圓滿,也是一種傳承。

完全沒有想到,居然連毛巾這點也能夠如此鋪陳!

而第六集則借由"隔夜咖哩"帶出主題,旭因為想考東京的早稻田大學而和安男起了衝突,再度見識到父子兩人頑固的一面。
看到為了等旭回家而一直沒有開封的青豆罐頭,還有安男的寂寞背影,雖然有些心疼安男的愛子之心,但也同樣覺得這誰也不肯先低頭的父子檔真是讓人不省心(笑)

知道安男和旭正在鬧彆扭、也知道安男其實是因為害怕旭到東京後自己會寂寞的那種複雜心情,照雲把安男約到了海邊,正是第二集海雲師父帶大家去的海邊,也同樣是這麼一個寒冷的天氣;照雲拿了一個暖暖貼"啪"地一聲貼在安男的背上:「一定不會寒冷的,一定沒問題的。有我、幸會和多惠子,再不行還有社長,你不用害怕寂寞。既然身為家長,就不該把自己的寂寞推到孩子身上!」

是不是很熟悉呢?包括"將寂寞推到孩子身上"的觀點。
照雲不單是個好朋友,也傳承了其父海雲哪~

10  

因為這一番話,安男想通了,答應讓旭去報考早稻田,而且還吆喝大家瘋狂寫繪馬祈求旭可以考上XD
最終,旭考上了法律系。

放榜當晚,大家為旭慶祝著,唯獨安男不見蹤影,他在家中,與美佐子的照片喝酒、談心。
看見自己的孩子如此出色,安男相當欣慰,但捨不得和迷惑--我還能為這孩子做什麼嗎?

間接呼應了第七集裡旭說過的話,即便孩子覺得自己已經成年可以獨立,但在父母的眼中,永遠都是個孩子。

看到這裡,是否發現許多段落在不同的集數裡都有相互呼應呢?真的是很細膩又精巧的鋪陳。

準備出發到東京的前晚,安男和旭吃了青豆咖哩,那是只有屬於父子兩人的特別料理。
而出發當天的早晨,旭對安男說的話再度讓我潰堤:「爸,謝謝你養我這麼大!謝謝你讓我去東京!我會加油的,老爸你也要加油,好好活下去!

啊啊~旭真的是個好孩子><
安男你真是了不起教養出這麼棒的孩子QQ

說真的,孩子都知道父母養育之恩辛苦,但我想很少人會直接對爸媽說出"謝謝你養我這麼大"這樣的感謝吧?或者會說,但可能會是在結婚時說。
特別是,旭是男生,而且他也和安男一樣常常不會把自己真正的心意表現出來(因為面子或是不好意思),但在這幕,旭說出口了。

我當下真的是深深被撼動著,完全被安男和旭的父子之情所感動TAT

而第六集的最後也帶出為什麼咖哩是隔夜的好吃:「當天的咖哩是煮給客人吃的,隔夜咖哩就只能和家人一起吃,一家一起吃著昨天剩下的咖哩,會特別好吃呢。」

連一個小小的咖哩都能夠引導出這樣深刻的含意,很棒吧:)

而我一直以為安男在現代的旭這個時期已經過世了(理由和由美想得一樣,因為旭的辦公桌上擺著美佐子和安男的照片XD)所以當第六集尾聲由美問旭:「你的父親是什麼時候過世的呢?」時,我還以為第七集會開始交代安男過世前的事情,然後我應該又會大哭之類的XD

結果,第七集的開頭,旭是這麼回答這個問題的:「我爸爸還健在。」
「耶?那為什麼你的桌上會同樣擺著你父親的照片?!」
「啊,那是因為,我覺得只擺我母親的照片,我媽媽她會寂寞的。」XDDD

完全誤導,就跟之前讓我以為健介是旭的孩子一樣XP

第七集解答了我覺得為什麼旭明明是在雜誌社工作,可是他其實是念法律系的疑惑。
當安男問旭為什麼不當律師時卻想當雜誌編輯時,旭是這麼回答的:「爸,我是念法律系沒錯,可我從來沒說我要當律師啊。」

確實...旭真的沒有這麼說過XD
不過,我覺得不能怪安男,畢竟做父母的本來就會對孩子充滿期望,而當自己優秀的孩子念的是法律系時,會很自然的以為律師是孩子的志願吧。

而當旭對去東京探望他的照雲說:「我不是因為想做什麼而來到東京,而是因為覺得來這裡了就能找到想做的事。」這句話我相當理解,可能因為我現在也有著很雷同的心情吧。

「因為孩子不管做了什麼,父母都會原諒、都不會拋棄孩子的,您的兒子一定充分理解到這點並且覺得這樣是不行的,所以才會想得到您的認可吧。」結果在新年這天,分隔兩地的父子倆,聽著新年鐘聲,彼此的心聲,還是感受到了:)

最後,旭的工作能力除了被上級肯定,也得到了安男的肯定--每個月都買20本旭打工的編輯部出版的雜誌(大笑)
真的是個愛兒子的傻瓜父親>w<

相當令人欣羨的父子情哪:)

除了讓人動容的父子之情,一干圍繞在安男和旭身旁的人們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包括前面提到的海雲師父和照雲,還有像安男的姊姊一樣的多惠子。
第四集有交代了多惠子的故事,她和女兒之間也有著"沉默是金"的傳承。

旭在這麼多人的守護下幫助和成長,真的是很溫暖和感動~

是的,『溫暖』和『感動』,或許就是我對這戲最大的感觸吧!:)

完全大推>w<靜待下集~

。第8-9話。
2013.04.04

第八集看得我又感動的哭了!兩次。

第七集尾聲由美自覺無法得到安男的認同,所以告訴旭他們無法在一起。
「如果換做是我,健介帶了一個大他七歲、離過婚又有孩子女人回來,即便對方再怎麼優秀,心裡還是忍不住覺得『應該會有更好的女人吧!』如果我真的跟你結婚,你父親會傷心的。」
跟娘親討論到這點,如果今天是女兒帶了同樣條件的男生回來她是否可以接受,娘親說如果對方人品和經濟都可以,會接受的;可是如果是男小女大的話,娘親說她會猶豫的。
啊,天下父母心哪。

旭為了說服由美,從抽屜裡拿出了一封信。
這封信,就是這集讓我感動兩次的關鍵。

時間回到從前,接續第七集安男接到了一通電話,電話那頭的男人自稱他的父親也是安男的父親。
原來,安男的父親在五十年前離家後再沒有出現,安男一直以為父親早就過世,其實還活著,只是正在東京的醫院病危。
打電話來找安男的,是父親再婚對象所生的小孩昭之,與安男沒有直接的血緣關係,因為安男父親一直希望可以當面向安男道歉,為了完成老人家最後的心願,所以連絡了安男。

安男一直猶豫著要不要去東京,雖然旁人以"可以順便探望旭"為由,但安男一直固執的表是早就和旭約定好不會去看他,所以不願意去。
這時,照雲的妻子舉了一個例子:「今天在車站遇到了一個不認識的老爺爺,他痛苦的倒在地上,要安男你幫他買一杯牛奶,你會怎麼做呢?」
「當然會幫忙囉!」
「是啊,連不認識的老爺爺安男你都願意幫忙完成對方的心願了,更何況是你的爸爸呢?」超會舉例的XD

但安男仍然彆扭著,因為他覺得他對於爸爸已經完全沒有印象,去了也實在很奇怪。

之後,換多惠子出動,她找出了當年安男的父親做給他的小船,安男見到小船的第一眼還以為是他做給旭的,原來這也是不知不覺的父子傳承。
「你帶我女兒來看我的那天,是我這一生最幸福的一天,謝謝你。」多會子不愧是與安男從小一同長大有著姊弟般情感的"家人",安男立刻想通,決定以"工作"當藉口去東京。
安男身邊的同事和上司也很了解安男的個性,所以也配合讓久未跑長途運送的安男去東京一趟。

得知安男要去東京,眾人立刻準備超多土產要給旭,安男還嘴硬得大叫:「我是去工作、工作的!」XDD

前往東京的路上,同事和安男聊到了與美佐子相識的過程,非常喜感(大笑)
「安男,聽說你當年是在國道上對美佐子一見鍾情,然後就把車開到路邊再衝過去跟她求婚的?!」
「用點常識、用點常識,第一次見面就去求婚,這樣不是會嚇到人家嗎?」
「也是~我就說傳聞太誇張了!」
「我是衝過去跟她說--請和我交往!」
「!!所以你真的就立刻把車子停在路邊了?!O口O」
「用點常識、用點常識,難道我要邊開車邊告白嗎?」
「那那那...聽說你當時天天帶花束跑到美佐子工作的工廠外面等她下班?!」
「用點常識、用點常識,這麼誇張的舉動怎麼做得出來?」
「也是~傳聞果然太誇張了阿~」
「當時想見她想到都等不了她下班,我當然是直接衝進去工廠找她的,可惡的警衛每次都攔著我。」
「...O口O」

完全是安男會做的事情無誤(大笑)

後來,在同事的鼓勵下,安男先去醫院探望50年未見的父親。
從昭之口中得知,安男父親一直沒有再生下孩子,他覺得那是因為安男的緣故,安男聽聞只覺得"怎麼可能"。
到了病房前,安男還在彆扭著到底要不要進去,結果...
「呵呵,你猶豫的個性和父親一模一樣啊。」 
「我可是果斷的男兒呢!現在就進去!」終於,安男推開房門。

映入安男眼簾的是一位因為吃了藥正在熟睡中的老人,昭之說藥效應該快退了,並讓安男和父親私下獨處。
望著眼前的陌生老人,安男說了一句:「我們長得真不像。」
結果,安男不小心將一本破舊的本子弄掉,拿起本子一看,裡面全是新聞剪報並記錄著當天的氣候,而且都是同一天的日期---也就是安男的生日那天。

安男瞬間想起了自己也一邊翻著雜誌一邊研究旭的生日星座的情景,再看看眼前的剪報,他回頭望了眼前的老人:「我們果然是父子哪。」

接下來,是安男對父親的一段自白,從頭到尾只有安男一個人在說話,但卻讓我留下了感動的淚水。
安男先敘述了他的童年,說他是個調皮搗蛋的孩子,每次都惹海雲師父揍他的頭,還有一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兄弟照雲,每次都一起做壞事,然後一起被海雲師父罰跪、待他如親姊弟的多惠子、還有許多照顧他的人們,接著說到了美佐子,又說到了旭--「大家都說我這是不成材的父親教養了優秀的孩子呢。」安男望著演前熟睡中的老人微笑著。

「我覺得我的生活過得很快樂,也許,如果您當年來接我,我的人生肯定會過得與現在完全不同,但我不恨您,我很謝謝您,謝謝您生下我,因為我的人生,沒有任何不足。

哭了哭了,感動得無以復加。

隨後,安男離開醫院,昭之希望安男能夠等到父親醒了再走:「他一直很希望可以跟你道歉。」
「為什麼要道歉?他又沒有做錯什麼。」安男微笑,並將家鄉的土產交給昭之:「父親應該很懷念這個味道。」

安男接著前往旭打工的雜誌社,碰巧旭出去跑新聞,接待安男的是旭的上司,他說已經通知旭,旭對於父親的到來非常開心,採訪結束會盡快回來,並且帶著安男四處參觀。
最後,旭的上司將旭當年應徵工作時寫的作文拿出來給安男觀賞,文章的主題是謊言與真實,內容最開始旭先述說他小時候因意外失去母親,後來問父親母親是怎麼過世的,父親說母親是為了救父親自己才過世的,他也對此深信不疑。

但在他成年禮那天,他打開了過世的海雲師父給他的信(在第七集照雲去東京探望旭時給的信,並囑託要到成年裡時再看),信中內容寫的是他母親過世的真相,更提到他相信到了今天安男一定什麼都沒有對旭說。信中還說到,希望旭不要因此怨恨安男,因為安男是考慮到旭的心情才說謊的。

看到那封信,旭完全淚流不止,但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是為何而哭,就只是想流淚;但他同時也明白了一件事情,他從來都沒有恨過父親,即便是再他得知真相之前的歲月,他一次都沒有怨恨過他以為的"犧牲了母親生命"的父親,他打從心底為此感謝著父親,謝謝父親讓他不會心存恨意,更感謝父子二人一起相依為命的生活。

大哭大哭,感動得一蹋糊塗。

「我花了50年才明白的道理,這孩子花了20年就明白了啊。」安男,你真的教育出很棒的孩子!

除了感動,也從這件事情當中感受出這"父子傳承"的心境。

雖然安男到最後還是在旭回來以前就離開,但見與不見此時又何妨?孩子的心情,他已全然感受到。
附帶一提,安男來東京這天正好是安男自己的生日,旭還買了禮物,但因為安男先離開了,所以他只好用郵寄了:)

回到現代,旭將那封信給由美看,並表示安男就是這樣一個會為了兒子說這種謊的父親,所以他相信他的父親一定不會年紀和離過婚這點就不喜歡由美的。
並且,旭也首次道出他喜歡由美的經過,原來當旭還在東京打工時,就是因為遇見了來採訪的由美,看見了努力不懈、散發光芒的由美,所以讓他也立志進入編輯這一行。

「是你給了我憧憬。」
「好長的故事,你好歹也是個編輯,不能精簡一點嗎?」
「簡短一點的話...就是,請和我結婚(笑)」

於是乎,在第八集的最後,旭從東京打了電話給老家的安男,告訴他:「我有了想結婚的對象。」
終於,交錯的時空和現代接軌了!更是期待後續發展>w<

而第九集,安男的傻瓜精神再現,他不知怎地一直以為由美和美佐子應該很像,結果等真的見到由美本尊時不禁大失所望,第一句話還是:「不像。」
或許是因為,安男覺得旭小時候就喪母,所以潛意識會喜歡一個和母親很像的人?但說實話我還是不太能夠認同為何一定要像美佐子。

不像美佐子這點已經讓安男失望,加上得知由美比旭大七歲、離過婚又有一個上幼稚園的兒子,安男完全反對。
留下父子二人詳談,多惠子帶由美在小鎮上逛逛,由美也告知了她離婚的原因:前夫希望婚後由美能夠做一個全職主婦,但她不想放棄這份一步步走來的工作,夫妻二人於是產生嫌隙,漸行漸遠。

結果,安男依然反對二人結婚,旭也一怒之下帶著由美回東京,說即便父親不同意也沒關係,但由美明白,沒有父親的支持,旭內心一定也相當介懷,沒有安男的支持,二人的婚姻不會幸福的。
於是,由美一個人帶著結婚申請書再度回到旭的老家找安男簽字!
「要我簽字?哼!我最討厭你這種女人了!」
「可是,我最喜歡爸爸你了!」由美這一答讓安男瞬間啞口無言,更讓周遭看熱鬧的人們拍手叫好XDD

由美這段超有氣魄,看得我也心生敬佩XD
但安男的傻瓜功力略勝一籌,他雖然說不出什麼話來反駁,但是他一口將申請書搶來然後---吃掉!(笑倒)

當晚,一行人在多惠子經營的居酒屋聚集,包括安男和由美,而後,旭帶著健介出現了,對此,一像好脾氣的照雲突然大喊:「旭!你這樣也太卑鄙了吧!帶小孩過來,你認為你父親能說什麼呢?」
照雲要他的妻子將健介帶出去之後,接著繼續疾言厲色,表明他也不贊成旭和由美的婚事,更說就算不會為安男著想,為了早早就過世的美佐子,是否也應該找個像她的媳婦回來呢?難道旭真的覺得,如果今天美佐子還在世,會真心喜歡這個媳婦嗎?

握緊拳頭的旭...但搶先爆發的是安男。

「臭和尚你懂什麼!如果是美佐子...如果是美佐子的話,她一定會笑著說謝謝,謝謝她帶來了可愛的孫子!她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啊,才不會因為不像她就生氣!」安男此話一出,全部的人都睜大眼睛看著他。安男繼續說出由美那種為了旭還跑來請求他同意結婚的行為正是愛旭的證明,而且她還愛屋及烏的也愛他這個爸爸,這和同樣也愛著他們父子兩的美佐子有哪裡不同?
「她們兩個很像啊!所以,我會認可她這個女兒的!」安男終於說出真心話。

正當所有人為著安男的話而震懾之時,多惠子敲了敲鍋盆:「說得太好了!」照雲也鬆了口氣:「累死我了~」
原來,照雲是故意用激將法來激安男說出真心話的,真是用心良苦啊!>w<

後來,健介進門,安男親切地向健介打招呼,小小孩也回以燦爛的笑容:)

隔日,旭、由美、健介和旭一同去掃墓,安男問旭:「對於孫子,一個爺爺要作什麼呢?」
「您只要疼他就可以了,麻煩的事情就交給我們操心吧。」

聽到旭說了『我們』,安男心有所感。
在這之後,安男看見了旭和由美做在石階上聊天的畫面,那畫面與他昔日和美佐子的畫面交疊,又是一個父子傳承。

晚上,大夥齊聚照雲家享用晚餐並且慶祝,唯獨安男不見蹤影,對此照雲說:「應該是因為他有想一起喝酒的人吧。」
不是別人,正是美佐子。

安男在家中,與美佐子的照片相望:「今天那孩子提到了『我們』,現在對他而言,由美、健介才是他的家人了;終於,只剩下你跟我了。」
看到這幕,整個不由得鼻酸。

最後,安男為了救同事的孫子,被木箱壓垮!而一直一同飛翔的鳶和鷹,鳶也殞落...拜託!當年的事情不要重演哪><

最終話,擴大為90分鐘,我想我要準備好我的衛生紙了!(笑)

。最終話。
2013.04.11

上集的尾聲安男就跟當年美佐子一樣為了救小孩而被重箱壓著,完全緊張!還想說這集一定會大哭特哭,但開頭立馬讓人鬆了一口氣--安男只是輕傷,沒有大礙。

接到安男受傷住院消息的旭立刻趕到醫院和多惠子會合,明明看到兒子放下工作趕來看自己而超級感動的安男,因為不想讓兒子擔心,所以故意生氣還罵旭怎麼可以這麼不負責任不管工作,瞬間讓我想到了之前海雲師父生病時,見到拋下工作來探望的安男也是這般,真的是很有趣。

之後多惠子還將計就計故意騙安男他的傷很嚴重,讓安男以為自己就快不久於人世而不敢亂喝酒,也讓我想到之前美佐子要生產時,醫生故意騙安男是難產,結果安男完全上當的畫面,十足趣味啊XD
醫生這次還開安男玩笑:「你這是為愛神傷。」XP
安男,你真的是個傻瓜XDD

這集的開頭意外地很詼諧,調子非常輕鬆,而在安男知道自己身體沒有什麼大礙後,劇情開始圍繞安男是否要班去東京跟旭和由美一起住的主題上。

為了讓安男能夠搬到東京同住,旭和由美連同安男的上司篍本一起展開作戰計畫(笑)

「希望一切順利啊...」旭喃喃自語。
「什麼事情一切順利?」旭的上司問。
「我們在實行假裝偶然遇到我父親,然後讓他在東京住下來的作戰計劃。」
「啊?連這也要作戰計畫?」

旭,真是用心良苦啊XDD安男這老爸真的很難纏!XP

最終旭使出了大絕招--由美懷孕了,想生下一個有安男和美佐子血緣關係的孫子為由希望安男能夠留下,但安男當天只住了一晚又跑回老家了。
在眾人的勸說下,安男終於同意搬到東京享天倫之樂,於是乎開始了忙碌的準備工作:收拾行李、找仲介賣掉老房子等等,安男的許多朋友都來出力。

正式出發到東京的前一晚,在已經空無一物的老家內,安男找出了一個舊紙箱,裡頭全是旭從小到大的物品和回憶,安男還自娛:「也只有父母親才會把這些破舊玩意當寶物吧!」
之後大家齊聚多惠子的店裡開送別會,雖然安男要大家一起開心,但是大家卻笑不太出來,畢竟一起相處了數十年的情份,面臨分離,如何能夠開心?接著,大家淚中帶笑地說出安男的各種"事蹟",還提到了當年安男相親時,一群人變裝搗蛋的過往。

「安男,你不在的話,大家會很寂寞的。」
雖然是沒有血緣關係的鄰里友人,但是他們的情誼早就超過真正的親人,雖然送別會只是小小的片段,卻深深感受到大家對於安男離開的各種不捨。

身為安男同事的葛原,明天就是他最後一天上班,而他最後一個任務就是:將安男平安地送到東京與旭一起生活。
「做為最後的工作,真是太棒了啊!」葛原不敢喝酒,只是喝茶,因為他要讓安男平平安安的抵達東京。

「小安,真是幸福哪。」多惠子注視著這一切。

11  

其實我覺得,他們大家都很幸福,很幸福擁有這一群比親人還更親的朋友。

隔天一早,在出發前,多惠子給了安男一袋"生日禮物"--「因為以後不能每年都送你禮物了。」
而後,搭上葛原駕駛的貨車,準備前往東京。在離開這個故鄉之前,葛原載著安男四處瀏覽,經過了安男和美佐子最初的家、旭成長的所有學校、與妻子一起談心的石階、還有海邊,隨著抵達這些地點,往日回憶一幕幕浮現安男心頭,也浮現於我的心頭。
彷彿,將過去九集的感動再度重溫一般,內心的感動也由如小火一樣漸至沸騰,熱淚盈眶。

這感動包含很多情緒,包含安男一個人將旭辛苦帶大、父子二人相依為命的各種情緒。

是說,看到海雲師父等人在海邊溫暖旭的回憶畫面我又瞬間掉淚了QQ那幕真的太經典太感動了!

此外,在這時的廣告片段,劇組還加上了從未曝光的美佐子和旭的回憶合照,彷彿讓人又跟著安男再回味一次三人的幸福過往。

01
03     

到了東京的第一晚,飯桌上的安男明顯地心不在焉,果然,夜深人靜時,他告訴旭他的決定,他還是要回去。

「你的人生還很長,難免會遭遇挫折,如果連我都待在這,那你就沒有可以夾著尾巴逃回來的地方了。」、「正因為兒子已為人父,所以我才要在遠處笑著。」

隔日一早,安男回到了鄉下老家。
當時,多惠子還在因為安男的離開而感傷,連料裡都煮焦了;看到安男回來的瞬間,那種又驚又喜的眼神我到現在都還記得,那眼神也顯示出他們的感情有多深厚。

26  

之後,幾年過去,由美生下了安男的孫子康介,雖然夫妻二人並未覺得有差別待遇,但在小小孩健介的心中卻覺得爸媽不再像以往那樣關心自己而悶悶不樂,於是,他離家了。

接到旭來電的安男,當時正在多惠子的店裡幫忙,一聽到孫子失蹤,立刻衝出店門要幫忙找小孩。結果,一推開門,健介就杵在門前的小橋上。
健介露出哀傷又害怕的神情,他知道自己不告而別的行為是不對的,所以害怕被責罵,但是眼神裡還有更多的不安。

聽到健介不見,原本待在店裡的眾人也奪門而出要幫忙尋人,一出門看到健介和安男相望,大家一時之間也不知所措。

在這尷尬的氣氛當中,安男打破了沉默:「幹得好!」
此話一出,連健介都覺得意外。

「居然一個人跑來這裡,真是了不起!大家說對吧?」
「......」眾人乾笑點頭。
「安爺爺...你不生氣嗎?」健介快哭出來了。
「為什麼小健你來了我就要生氣啊?」語畢,安男摸摸健介的頭,又將他抱在懷中並不斷稱讚:「來得好!來得好!太厲害了~」

29  

瞬間,想到在旭念幼稚園時,因為同學誤將美佐子的照片撕成兩半,旭一氣之下就揍了同學,安男聽到這件事情的反應也是:「幹得好!」XD
更是,想道安男早先對旭說的『如果連我都待在這,那你就沒有可以夾著尾巴逃回來的地方了』,結果逃回來的反而是健介(笑)

「你爸爸很擔心你啊。」安男說。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啊,怎麼了?」
「(低下頭)因為有康介在啊...他真的好可愛,臉也長得好像爸爸...」

正當安男不知道該如何安慰時,照雲出聲了:「小健,你知道嗎,沒有血緣關係的父子,有時候會比親生父子更相像呢。」
「真的嗎?」
「真的,叔叔我啊,完全不像我爸爸,反而是安爺爺比較像我爸爸。」
「蛤?我哪裡像那個臭和尚了?!」
「很像啊!生氣這點,還有動不動就打人。小健,雖然立場不同,不過我小時候也跟你一樣煩惱過,煩惱我爸爸是不是喜歡安比喜歡我多。」
「是這樣嗎?!O口O」安男吃驚,但照雲回報溫暖一笑。
「不過,我現在覺得能煩惱真是太好了。因為我是獨生子,要謝謝爸爸讓我有了個像親兄弟一樣的夥伴。小健,你很快也會這麼想的。」
「嗯!」

31

32  

不過,我覺得照雲也很像海雲師父,都用溫暖的話來開導人這點:)
照雲,真的很了不起呢。

隔天,安男帶健介到充滿回憶的海邊,望著依然悶悶不樂的健介,安男挖了一個洞,然後對洞懺悔:「小健!對不起!其實你的爸媽是因為我才生下弟弟的,因為他們想為我生下一個繼承我和你奶奶血統的孩子...讓小健你寂寞的人是我,對不起!」

33  

「嗯!」健介,坦然的微笑著。

34

35  

接著,旭和由美都來了,一家人,釋懷、團聚。

37

38  

接著,是安男和旭這對父子的對談,忽然有種很不可思議的感受,這個由安男一手拉拔長大的孩子,如今也為人父,和安男討論著為人父母的課題:)

「有一件事情,是父母一定要為孩子做的,就是--不讓孩子寂寞。寂寞,會像不斷飄落的雪片一樣堆積起來,會在不知不覺間把心凍硬。所以,父母要成為大海,一定要成為大海,笑著面對孩子,因為大海裡是堆積不了雪的。」
是的,這番話,就是在第二集時,海雲師父在海邊對安男說的話,如今,借由安男之口,傳承給了旭。

「...老和尚以前是這麼告訴我的,我不知道我自己做到了沒有。」安男,你當然做到了!我內心如此鼓動著。
「...不加油不行哪,因為有兩個孩子。」
「得加油再加油才行,如果這樣還不行的時候,我會幫你的。比方說,如果小健和小康同時溺水了,你就馬上去救小康,而我會馬上去救小健。」
「老爸...」
「你沒必要謝我。」
「...(點頭,並且熱淚盈眶的旭)爸,這個送你,是我新編輯的書。」旭起身後,突地轉身:「那個,爸,我啊,從來沒有覺得我是不幸的,因為一直都很溫暖。」

48  

「所以,我覺得爸爸你就是我的大海,謝謝你,爸爸。」

49  


鏡頭拉遠,旭編輯的那本書,就叫做『とんび』(鳶)。

63  

安男望著旭和由美一家人,望著眼前的海灘,想到了他當初就是在此向美佐子求婚的畫面。

56  

美佐子的話縈饒在耳:「家庭是會成長的呢,原本的一個人變為成兩個人,再變成三個人。」

52  

6

55  

這個家庭,就是起源於此哪。
「喂,孩子媽,你的家人增加了不少啊。」安男看著眼前的家人如此說著。

這時,出現了第一集安男在海邊要幫妻兒拍照時,因為覺得太過幸福而留淚的回憶畫面,小小旭見狀,問安男:「爸爸,你冷嗎?(お父さん、寒いの?)」

54  

「暖呼呼的很呢!傻瓜!」

我忽然驚覺,原來那句"爸爸,你冷嗎?"竟然是貫穿全劇的精華!
就如同第二集海雲師父說的,寂寞(さびしい)這個詞是由寒冷(さむい)衍生而來的,因為寒冷所以寂寞,因為寂寞所以覺得寒冷。
相對的,一直像大海一樣的安男,給予了旭滿滿的溫暖,所以旭不寂寞;而這樣的旭,又傳承了安男,所以望著眼前美好如畫的家人,安男也是無比溫暖。

從一開始,就不冷呢。
從頭至尾,都好溫暖哪。

「孩子媽,你也還溫暖嗎?」

62  

我原以為最後一集應該會充滿起伏讓我哭得唏哩嘩啦,沒有想到確是如此平和的劇情,但在這平淡之中充斥的點滴溫情一樣讓我熱淚盈眶,不論是許多前幾集已經出現過的回憶畫面,或是第一次出現的昔日回憶,內心一直被觸動著。
幸福的時候,是真的會流淚的啊。

誠如開頭所說,とんび已經成為我心中的經典,除了劇情感人至深,演員們的精彩演技也功不可沒,更是福山雅治演唱的主題曲『誕生日には真白な百合を』實在是太配劇情了!一聽歌,劇情畫面馬上就浮現腦海。
這齣戲有許多感動是無法言喻的,只能自己來體會。

這是一段鳶和鷹旅行的故事。
充滿著感動和溫暖的故事。

22  



。とんび 鳶 終了。

 

  
   
  
   

    柳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