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自那一夜開始,每晚我都到晴依房裡陪她。

幾個星期下來,她似乎也不再做惡夢了。

 

看見她的眼睛又恢復了生氣,我不禁鬆了一口氣。

不想再看見她哭了,一秒都不想。

 

與此同時,她口渴的次數愈來愈多,睡著的時間也更長,我和她了然於心,她就快要覺醒了。

 

這天夜裡,我和她一如既往地躺在床上談天。

 

「昴君……」

「嗯?」

「變成吸血鬼……是什麼感覺呢?」

「這…」我摸摸她的頭:「我覺得我沒辦法回答你這個問題,因為我『生來』就是吸血鬼。

「也是。」懷中的她咯咯地笑了,笑聲很可愛。

「嘛,血的味道會改變吧。」

「血的味道又會變?」她詫異。

「是啊,吸血鬼的血和人類的血味道不一樣。」

「欸~~」她發出驚奇的口吻,我知道她正在思考。

「怎麼?」我刻意貼近她:「想在變成吸血鬼前,讓我再吸幾次人類的血嗎?」

 

她輕輕推了我一把,微笑不語。

 

「…害怕嗎?覺醒。」

「害怕喔,可是有昴君在,就不害怕了。」

 

我寵愛地將她拉進,感受著她的溫度。

變成同類之後,她也會和我一樣全身冰冷了。

 

但無所謂,只要是她,那就夠了。

 

夜半熟睡之際,傳來了惱人的敲門聲。

 

我打開房門,是管家爺。

 

「少爺,非常抱歉,夫人又發作了。」

 

這幾天,母親病發的次數頻繁,以前從來沒有這樣,我一天內就來回跑了城堡好幾趟,今天下午也是才剛從城堡回來而已。

 

實在是有些不尋常。

 

突然,手上傳來她的溫度。

 

「昴君,去吧。」

「晴依…」我回握住她的手。

「沒關係的。」她笑語:「我一個人可以的。」

「真的沒關係?」

「真~的沒關係。」她清澈的雙眼彎成漂亮的弧形:「我會當個乖孩子等你回來的。」

 

敗給她了…

唉…我真的拿她的笑容沒輒。

 

「好,那我走囉。」我輕吻她的額頭。

「路上小心。」她綻放笑靨。

 

握緊左手上的鍊子,我和管家爺前往城堡。

 

 

-*-*-*-

 

 

笑著目送昴君離開,我回到床上。

摸著剛剛昴君躺著的位置,希望他能早點回來。

 

不過,昴君的媽媽最近發病的頻率真的滿高的,不要緊嗎?

希望沒事才好…

 

翻了翻身,想到後天又是和昴君一起看日出的日子,不由得一陣愉悅。

想著想著,我緩緩睡去。

 

 

-*-*-*-

 

 

指針的聲音,滴答滴答作響。

 

黑暗中,我漫無目的地走著。

 

又是……夢?

 

視線不是很清楚,我瞇起眼睛,這是…逆卷家的走廊?

 

頭好昏……胸口也好悶……

 

身體彷彿不是自己的,一步步向前,穿越幽暗的長廊。

啊…這裡是大廳………

 

好奇怪的夢啊……這次怎麼會夢見逆卷家…

 

也罷…比在什麼都沒有的黑暗中好多了…………

 

全身輕飄飄地,我任憑一股無形的力量帶我邁向未知的前方。

 

恍惚之中,我來到了逆卷家的後花園。

 

這裡是………

 

有些吃力地看著周遭,遍地白玫瑰……

啊……是花園正中央的地方……

 

和昴君正視彼此心意後,昴君曾帶我來過,他似乎不再那麼厭惡白玫瑰了…

 

昴君………

 

昴君?

 

想到昴君,忽然整個人清醒過來,牽引我的力量驟然消逝。

 

「這裡是…我怎麼會在這裡?」

 

還來不及理清狀況,胸口一陣劇痛。

 

鮮血,染紅了一地的玫瑰。

 

「唔……」我痛苦地倒在花海中。

 

勉強撐起頭向下望,胸上插了一把刀。

準確來說,是心臟上方,插了一把銀刀。

 

「唔…!」發出呻吟的同時,我的口中也噴出鮮血。

 

「趕上了嗎?」一個不帶感情的聲音傳來。

 

是…誰……?

 

腳步聲朝我靠近,他從上方鄙夷地看著我。

墨綠色的頭髮,令人生畏的紅色雙眼……

 

里…希…特……?

 

「終於在覺醒的瞬間趕上了,真不愧是吸血鬼的心臟,就算被刺穿,也不會立即斷氣。」他遊走四周,打量著我。

「別怪我,這一切都是為了那位敬愛的大人。如果你覺醒了,那位大人就無法順利以新的身分回到這個家了。」

 

那…位……大人……?

 

想出聲,卻被鮮血堵住喉嚨。

 

「盤算著你應該在這幾天就會覺醒,果然沒弄錯,不枉費我故意對克莉絲塔施咒,把昴從你身邊支開。」他強摘了一朵白玫瑰。

 

什麼………

 

「覺醒時的人類不論是精神、或是靈魂都在極度不穩定的狀態,所以我才能夠這麼容易地操控你,讓你自投羅網。可惜了啊,好不容易成功覺醒了,卻必須跟這個世界道別了。」

 

里希特緊握拳頭,白玫瑰瞬間被捏個粉碎,花瓣隨風飄散。

 

「永別了……」里希特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中。

 

我……要死了?

 

溫度一點一滴從身體流失,全身發冷……

 

唔……連呻吟的力氣都沒有了……

 

望著天上的月亮,卻不是皎潔的白色…

 

啊…因為剛剛噴出的血濺到了眼睛………

 

視線逐漸模糊,我努力聚焦。

 

上天啊……我從來沒有祈求過什麼…

 

但只求您一件事……

 

請不要……讓昴君失去他好不容易找回來的笑容……

 

請不要………讓昴君失去他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心…………

 

請…請不要……

 

讓昴君因為我的死而悲傷……

 

就算……我不在了……日出也…還是會升起的……

 

晴天…也……也會一直都在……

 

昴君……

 

淚水滑落。

 

神啊………請守護昴君………我求您了………

 

昴君……

 

好想再………被你抱著啊………

 

───晴依,我喜歡你。

 

闔上雙眼前,昴君的聲音迴盪耳邊。

 

昴君………

 

我…

 

「愛………你…………」

 

血色的月亮,是我見到的最後一抹景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pure Flying 放飛

柳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wchang1572
  • 果不其然…………

    叔父,你絕對死無葬身之地((太太不要那麼誇張w

    不過想知道小柳,里先森口中的大人要回來,是指三胞的母親嗎?
    這裡是我好奇的地方wwwww

    結束了,感覺轟轟烈烈了一場愛情,
    雖然在天使與妹紙相互坦然沒有很長一段時光,
    但我想會在天使與妹紙心裡,三生三世不會忘記吧:)
    來生希望能在做連理啊ww
    還是有些不捨QWQ但是我覺得尾端收得漂亮wwww
    很喜歡噢!!!!
    辛苦小柳拉^^
  • 對喔,里希特都是這麼稱呼三胞胎的母親的"那位敬愛的大人"。

    很好奇如果沒有解釋,班班覺得是誰呢?XD

    轟轟烈烈嗎?要說轟轟烈烈...其實我覺得也不轟轟烈烈...
    就只是,一段錯過的緣分而已。

    準確來說,是他們的緣分就只有到這裡了。

    所以要說轟轟烈烈嗎?好像又不全然是轟轟烈烈...

    只是一段,時不時,會撩撥天使內心最深處漣漪的回憶...

    哎,把晴依寫死我真的有罪惡感= =

    謝謝班班唷!^^

    不辛苦,班班那麼支持我很開心哩!
     

    柳兒 於 2014/02/21 01:56 回覆

  • wchang1572
  • “轟轟烈烈“其實,
    我又有 天使快速拆房股份有限公司的品質效率保證的內涵
    ((不要打我XDDDDDD

    因為我昨天認真讀的時候,然後就開始想把本部串聯跟後續唯的身體與心臟做結合,所以腦袋叫打結了說…….所以並沒有想到應該會是哪個另有其人ww

    (認真)摁摁雖然不是至於真的很瘋狂((我很同意小柳的說法)

    這一段緣分,雖然說是盡了….
    但埋藏在心底最深處的那份曾經的悸動
    我想心的溫度依然還存在著…..
    只要望著天空,那就是一直永恆著的“絆“

    哪裡ww謝謝小柳分享了好文ww
  • 因為我想呈現的也不是轟轟烈烈的愛情啦,只是一段只能到這裡的感情而已。

    命運的籤,只讓他們相戀在那年的晴天。

    又有種我在虐待天使的趕腳,嗚嗚其實我自己也很虐的說TAT

    是啊,那股羈絆是不會消失的,只要抬頭看著天空,情依一直都在。

    不用謝,看得開心我就欣慰了^^
     

    柳兒 於 2014/02/22 02:0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